清華博士創業2020年自救實錄:欠租欠薪,房東追債,家人痛哭

3 評論 4438 瀏覽 3 收藏 15 分鐘

編輯導讀:每次在媒體上看到一些優秀創業者在侃侃而談他們的成功經驗,很多人會不自覺地想:如果自己創業,是否也能獲得這樣的成功?然而,創業是一條九死一生的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沒能熬過黑暗,看見曙光。本文作者是一位普通的創業者,他分享了自己在2020年艱難的創業故事,希望對你有幫助。

創業有1000種死法,但99.99%的創業者,卻沒有找到一條活法。媒體注意力集中于塔尖的少數成功者,大量長尾創業者隱身在后,但他們卻背負同樣的壓力。

本文作者是位清華大學畢業的博士,曾有四次移動互聯網創業經歷(清華博士6年創業復盤:燒光3000萬,第四次殤于疫情)。2019年開設連鎖小茶館,是離成功最近的一次,卻因為陡然而至的疫情,再次挫敗。

2020年,是他艱難自救的一年,投資人的撤資,債務人的上門追討,工資房租的高壓,斷臂求生下的被迫關店,家人的壓力與崩潰,活下去,成為了他2020年自救的最高目標。

一、春:斷臂求生

從1月20號公司放假之后,直到4月初才回到北京,隔離了兩周之后,終于可以去公司,要處理的第一個工作就是撤掉我們茶館連鎖體系里業績最好的融科店。

融科店是我們的第二家店,也就是小茶館走向連鎖的開始。它位于中關村消費力最強的融科商圈,樓上有多家世界500強和上市公司,經過了兩三年的經營,已經形成了穩定的客群和收入,每個月都能為公司和股東創造收益。

但是到4月底,它已經欠了3個月的房租,也就是差不多30萬,商場置業要求先把房租補上,未來疫情平穩之后,可以再商量減免1個月的租金。

融科店是一家托管店,公司不持有它的股份,收取的是管理分紅。彼時這家店的現金流已經斷裂了3個月,如果要保住它,需要這家店的股東自己投入一筆錢,或者轉讓股權引入新股東,或者把這家店整個打包賣掉。

要不要去救它?

如果不救,我們就立即止損,不再往里做更多投入,盡快撤出把空間給置業騰空出來。如果要救,在疫情未來很不明朗的情況下,這一波投入是賭一把運氣。

實際上在疫情發生之后,2月開始置業就在不斷地催交房租,我和融科店的股東一直在討論要不要保住融科店,股東不愿意自己掏錢去付那幾個月的房租,我又主動幫她聯系了好些個意向投資人,只是沒有一個能談攏的。

一邊是置業的原則,寧肯租不出去也不肯給商戶減租或降租或緩租;一邊是股東的自我,寧愿全部扔掉也不愿降低估值給接盤的人占一點便宜。

這就注定了我們只能放棄融科店。

我在融科經營了幾年,上上下下的關系都理得很順,拆融科店的時候,置業的招商經理特意跑來拉著我說:

“卓澄,現在是你最低谷的時候了吧,從今往后你再怎么走,都是往上走了。”

二、夏:如履薄冰

他說的其實不對,撤掉融科店只是開始,緊接著我們砍掉了所有需要繼續投入資金的門店和業務線,裁掉了與之相關的所有人員,只保留了中關村的總部店,從一家30多人的公司減到了只剩下4個人。

事后證明,快速地甩掉包袱是正確的,因為6月底北京的二次疫情就來了。

這一波疫情又造成了連續兩個月幾乎沒有收入,好在及早的撤店和裁員避免了虧損的進一步擴大。

但撤店和裁員必然會帶來陣痛:

拖欠的員工工資要兌付,儲值的會員卡有余額要退費,還有一些投資人和債權人要撤資。

加上歷史債務的堆積,2020年的整個夏天,我每天都在面對找我討債的人。

每天都有好些個催債的電話,也幾乎每天都有人到中關村總部來上門討個說法。

人的天性是不愿意去面對太多負面情緒的,這些日子,我索性把電話長期設置靜音,不想去聽手機響起的聲音,也想躲著不去公司,不見那些見了我張口就要退錢的人。

但我內心也很明白,逃避總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終究還要重新站起來,我必須直面所有人。所以我還是盡快給所有人回電話,在公司接待所有討債的人,耐心地向所有人解釋目前我們的處境。

有些人通情達理,在了解了我的情況后,答應給我一些緩沖的時間。

有些人選擇了和我站在一起,繼續購買我的產品和服務,用真金白銀來繼續支持我,他們真是我的天使。

也有些人不在意我究竟有什么難處,只希望盡快和我切割干凈,他們把我罵得一無是處,拿不到錢就動手搬東西抵債。

債權人隔三差五、接二連三地來,總部的庫存就差不多搬空了,也沒有錢再進貨了。

債務越欠越多,收入不見增長,手里也沒有什么可以賣的貨了,實在是看不到轉機在哪里。

這才是最艱難的時候,連我的家人也都看不到一絲希望,整日哭訴我為什么要創業,要離開我讓我獨自去面對。

無數的聲音在說:放棄吧。

人們以為放棄是退一步海闊天空,只有創業者自己知道,退一步是萬劫不復。

我只有一個最樸素的想法:“扛。扛下去,活下來。”

三、秋:山窮水盡

總部的房租也欠了好幾個月了。

房東俠姐是一個開餐館的大姐,她深知創業不易,而且她因為疫情受到的損失要比我還大得多。

她給我減免了一些租金,也允許我在交租時間上有一些彈性,于是我們還能保留著總部店正常經營。

但是俠姐也有周轉不過來的時候,她也需要更多的現金,而中關村總部店的位置有很多人想要。有一天下午,俠姐到店里來找我了,我見她神色凝重,邀她到包間坐下。

她一坐下,兩眼似不忍直視我,開口說:“兄弟,你這還能堅持下去嗎?”

我說:“俠姐,您的意思是?”

她接著這句往下說:“要不你別再堅持了,有人能一次性給我付85萬租金,我也是創業過來的,我知道你不容易,要是我境況好一點,也就支持支持你,讓你堅持下去了,但是現在我也很困難啊,你看看你多長時間能退出來。”

她的話說得很誠懇,我也知道她如果不是下了決心了,也不會親自上門來找我,她一直在給我留余地。

現在一定是到了一個退無可退的節點了。

我沉默不語,心想也許這就是扛的盡頭了吧。

過了可能有半分鐘,我抬起頭看看她,我說:

“俠姐,你知道這是我的事業,這是我最后一家店,沒有了這家店,我就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重新站起來了。”

我的心其實很平靜,因為這一刻早在腦中預演過無數次,我不怕失去,我只是惋惜。

我看著她的眼睛,我接著說:

“俠姐,我不想讓你為難,你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吧,我想辦法把東西都變賣掉,能清的都清了,事已至此,我一點也不怨你。”

俠姐不忍看我,他們夫妻也是白手起家做餐館創業,也是在這樣的艱辛里走過來的,聽我這么說,她開始流淚了。

我們默默地坐著,誰也不說話了。

這時我太太回來了,她知道房東來了,連忙到包間里來了。

她一坐下來,就開始說:

“俠姐,再給我們一些時間,你知道茶館是卓澄的事業,沒有了這家店,我還有其他的工作,可是他就要失去奮斗了好幾年的事業了。我就是砸鍋賣鐵也要支持他的事業啊!”

她開始講我們這些年創業的故事,一邊回憶一邊哭,這些故事勾起了俠姐對自己早年夫妻共同創業經歷的共鳴,兩個女人就各坐一邊各自哭。

哭了一場下來,喝了幾口熱茶,氣氛慢慢地溫暖了起來,彼此之間又增加了幾分信任。

大家重新達成了共識,大姐臨走之前說:

“卓澄,再給你兩個月時間吧,兩個月內你努力把這期房租補上了。下一期就過年了,把年過了,如果真的堅持不下去,我們再來商量吧。”

四、冬:曙光初現

北京的二次疫情對實體門店的直接影響是有差不多兩個月幾乎沒有生意,但是二次疫情也帶來了好的改變:

一是政府的應急機制得到了一次實戰演練,突發疫情的管控機制成熟了;二是老百姓們對政府的管控能力有了極大的信任,相信只要配合政府的防疫部署,任何突發的小規模疫情可以很快控制。

于是在9月之后,社會秩序快速恢復,消費意愿也迅速被拉升起來,門店的現金流逐步扳正,過了國慶基本能夠穩定超過去年同期水平。

有了穩定的現金流,問題就都一個個迎刃而解,集中爆發的債務危機也隨之解除了。

你有沒有見過寒冬里的玉蘭花蕾?

在冬季,玉蘭樹上的葉子全都掉光了,只有一個個花蕾孤零零地掛在枝條上,像是一棵死去的樹。它們的潛伏周期長達三四個月,到了春暖花開的時候,一夜之間就會開滿一樹花。

在我們非常艱難的時候,看起來孤立無援,其實有很多人仍然在關注著我們。

他們有的在觀察我們的模式究竟能不能夠成立,有的在觀望我們的人品究竟是不是值得相信,他們沒有主動地站出來幫助我們,往往只是因為時機未到,但是我們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默默地關注著我們。

他們會在合適的時機向我們走來。

沒多久,有一家已經砍掉的門店的房東來找我,希望我回去接管那家店,主動將房租降到了過去的一半,并且不需要再支付押金,租金可以月付。

又沒多久,有一個慕名而來的投資者找到我,他在國貿的商場有一個空置的門面,希望和我一起開一家小茶館,基礎的裝修已經做好了,稍加調整就可以開門營業。

還有一些對茶館有投資興趣的人,通過購買一些單店的股權,真正參與到小茶館連鎖的事業來了。11月和12月,我們又新增了兩家門店。

五、悟:永不放棄

說幾點感悟吧:

  • 堅守和放棄都沒有錯,創業者要的是內心的篤定。
  • 永遠和那些支持你的人站在一起,總有人幫你東山再起。
  • 沒有國家創造穩定的社會環境,我們什么都不是。

 

作者:李卓澄,微信公眾號:財經故事薈

本文由 @財經故事薈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總感覺是軟文Ahhh

    回復
  2. 該放棄還是得放棄吧,總得學會斷臂求生,經濟形勢不好就該知難而退,不知道茶館有啥盈利點,目前也不適合創業

    回復
  3. 認真看完的一篇文章,期待后續、、、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