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App:聲音社交的產品分析

24 評論 2.5萬 瀏覽 107 收藏 23 分鐘

1月23日,一款名為吱呀App名列Store免費社交榜下載第四,在這幾日排名一直在4-6名區間。這是一款名不見經傳的應用,同時也是一款很特別的應用——聲音社交,這是社交的新方向嗎?

2019年1月,多款社交產品上線,背靠大樹的聊天寶、馬桶、多閃被稱為三英戰微信。所以天浩這幾周一直在觀察App Store中國區榜單排名,研究用戶對每款社交產品的熱愛程度。

比較讓我意外的有兩件事:

一是21日上線App Store的多閃被歸為“攝影與錄像”類別,24日登頂App Store中國區免費榜第一。要知道,App Store對產品的類別選擇非常嚴格,每款App自己也可以提交產品的分類屬性,多閃為何沒有歸到社交類別的具體原因,暫時還不清楚。

1月23日Store免費社交榜

另一件事,是1月23日,一款名為吱呀App名列Store免費社交榜下載第四,在這幾日排名一直在4-6名區間。比較有意思的是,吱呀是一款主打聲音和陌生人社交App,正式上線于2018年,在三英戰微信的熱潮下竟然能夠處在一個比較不錯的位置上,似乎聲音社交有自己獨有的魔力。

為此,專門下載了吱呀App進行體驗,希望通過多方面的分析和思考,探究聲音社交的一個未來走向。

一、基本信息

體驗機型:iPhone X

系統版本:IOS12

APP版本:12.1.3

體驗時間:2019.01.13-16

分析目的:

分析吱呀App聲音社交的特點和細節;

探索聲音在陌生人社交中的未來潛力;

體驗產品的優缺點,提出建議;

解讀聲音社交模式獨特之處;

二、市場背景

2.1 聲鑒技術的發展,為聲音社交帶來更多可能性

陌生人社交一個關鍵的核心功能就是匹配,QQ時代我們是通過查找功能提供的“所在地”、“性別”、“年齡”、“攝像頭”等標簽查詢;后來衍生出陌陌、探探基于LBS匹配,輔助以圖像提高成功率;多閃的出現,顯然想從視頻方向來切入這個市場。

以上幾個模式,都是解決陌生人社交如何匹配問題,簡單來說就是:用戶來到你的平臺,你怎么解決他們認識到想認識的人問題。

在陌生人社交上,聲音相比圖像有幾個優勢,因為聲調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一個人的性格、狀態和其他信息,內在的基因上更適合作為陌生人交流的“媒介”。聲鑒技術近些年的快速發展,為聲音社交提供發展基礎,帶來了商業上的諸多可能性。

2.2 當95后漸成陌生人社交主體,新的人群帶來新習慣

另一個是:我覺得聲音社交風口將來的因素是年輕群體的變化。

去年8月,酷鵝用戶研究院發布的《95后用戶的社交行為報告》顯示,社交聊天成為95后上網的主要目的。聲音社交屏蔽了很多雜音,荷爾蒙不再成主導因素,在陌生人社交方面具備一定的穿透力。

2.3 聲音經濟愈發發達,社交潛力亟待挖掘

在過去的2018年里,“聲音經濟”越來越流行。從亞馬遜Echo到谷歌Home,以語音來進行操作的智能音箱發展迅猛。同時,知識付費產業中語音產品的成績非常亮眼,例如喜馬拉雅上吳曉波頻道3-4億的播放量是視頻作品的十幾倍。

另外,一直是國內綜藝風向標的芒果臺去年也上線一檔《聲臨其境》綜藝節目,游戲方面也誕生了如《戀與制作人》這樣的游戲。

聲音經濟的覆蓋范圍越來越廣,社交領域聲音有多大的施展空間呢?其中的市場潛力非常值得去挖掘。

2.4 傳統“看臉”社交目的性過強,聲音溝通更有溫度

我們知道傳統的陌生人社交產品,更多的強調看“顏值”,新的陌生人社交產品如吱呀、Soul都在試圖突破“顏值”這個層次。

我們從陌陌越來越泛娛樂化也會發現這個問題:看臉的陌生人社交目的簡單直接,這就導致平臺的氛圍非常浮躁,需要一些泛娛樂的功能把用戶留存下來。

相比之下,聲音溝通起來就更有溫度,雙方聊天起來不會有太多心理負擔,在通過聲聊產生感覺后就可以進一步溝通,比較符合國人偏于內秀的特點。

2.5 相比圖片匹配,聲音社交更具備效率

基于LBS和照片去做陌生人社交,有個很大的問題就是匹配效率,陌陌和探探呈現的則是兩種解決思路,陌陌更強調強匹配,所以規則上用戶只要發現附近的人可以直聊;探探強調“兩情相悅”,需要男女雙方相互點擊了好感才能進行聊天。因此前者男女比例7比3生態失衡,后者配對效率較低。

前者的強匹配機制缺乏對“被動角色”女性群體的保護,而后者過于強調女性權利,抑制了陌生人社交的快速匹配性。比如在探探上想要匹配女生,除了個別顏值較高的男性,往往劃過了100位,可能也沒有女性回復。

——其實,這是因為圖像的存在,讓這些陌生人社交平臺缺乏了“公平性”:一上來就曝光了個人照片的女性就像“獵物”,這一公平性的缺失極大的阻礙了傳統陌生人社交模式的發展。

相反,聲音社交則具備幾個優勢:

首先,聲音和圖像一樣,同樣可以客觀地反映用戶的相關屬性,以聲音作為“敲門磚”可以很好的匹配驅動兩個陌生人去聊天。

其次,聲音交流環境更加自然,雙方即保持神秘感,也能通過對方的聲色情況實現“真實的接觸”,滿足陌生人社交在情感溝通上的需求。

因此,兼具“觸摸”與“神秘感”的聲音,更適合作為陌生人相識的介質,匹配效率自然比之傳統平臺做的更好。

三、產品介紹

3.1 產品定位

吱呀APP于2018年正式上線,產品定位為一款針對語音社交所開發的軟件,希望利用「聲音社交」的概念對傳統的陌生人社交模式進行改造與轉型。它的最大特點是,將陌生人關系匹配的介質由LBS+圖像轉變為聲音。

聲音作為媒介,新奇好玩,比較符合陌生人社交的氛圍,或許是吸引很多人下載的原因。

3.2 產品結構圖

吱呀App整個產品邏輯非常簡單,一級目錄中只有3個選項,從左到右:聊天-找朋友-我的;下載并注冊吱呀后,系統會先讓你錄制自己的聲鑒卡(強迫性),吱呀基于聲鑒技術會給每個用戶產出一個“聲音名片”,這個名片就是該平臺陌生人匹配的底層邏輯。

聲音名片錄制

“錄制聲音”是該App注冊的必要步驟,當然你可以嘗試多次錄制,也可以在使用過程中重新錄制,官方會提供臺詞參考,比如土味情話、歌詞、冷笑話等,用戶也可以自由發揮,這種優先級引導讓用戶的嘗試門檻就低了很多。

官方提供的臺詞參考:土味情話、歌詞、冷笑話等

在聊天功能上,吱呀強調社交鏈條的極簡,注冊用戶打開App是找朋友界面,平臺推薦的“聲音瓶”就會播放,用戶可以選擇“喜歡”進行私聊或加好友操作,也可以選擇“扔掉”切換下一個系統匹配的好友。從這幾天體驗情況上來看,推薦給天浩的女生的“聲音瓶”都同我喜愛的類型較為符合,這對增加陌生人社交體驗是很不錯的形式。

從左至右:對話框界面、聊天界面、派對界面、派對展示界面

另外,聊天界面里,用戶可以直接和已經加了的好友進行聊天,也可以進入上方的派對房間參與聲音版的直播。派對由房主創建房間,然后主持人來負責維護秩序,有 8 個可以發言的位置,上臺后可以用聲音交流,其它人則是觀眾的身份。用戶可以通過申請上麥來上臺,也可以潛水在群里發文字溝通,可以說是聲音版的聊天群,玩法有幾種,K 歌、交友、游戲等。

整個App把極簡做的很好,一打開App就是匹配的好友,點擊喜歡就可以直接聊天,推薦機制類似探探,但成功率要高的多。在我使用的時間里,在線5分鐘內,基本都能收到2-3人的回應,屬于效率很高的精準匹配。

相比于使用傳統圖片為主的陌生人社交App,這里和陌生人用語音聊天更隨意和放松,整體感覺將會打開陌生人社交的新領域,尤其是像我這樣不愛拍照的人,會更鐘意語音的玩法。

四、用戶使用驅動分析

4.1 聲音更符合陌生人社交的匿名屬性

體驗了一番后,我發現聲音社交在春節前這么高的下載量并不是偶然,在體驗上用聲音交流更符合陌生人社交中的匿名屬性。

相比于需要上傳個人照片去交友的傳統模式,聲音這個媒介即對外開放了自己聲音“一面”,同時也極大的保留了個人的神秘性,沒有心理負擔的陌生人社交氛圍,更容易激發用戶積極的去認識新朋友。

4.2 視覺匹配偏向走腎,聲音兼具個性與氣質偏走心

提起陌生人社交人會自然而然的聯想到“YP”,這種偏見顯然局限了陌生人社交的邊界。原因在于:傳統平臺LBS+圖像組合本身能夠傳達的信息非常少,除了直接“YP”目的外,難以實現其他方向上的引導。

然而,如果脫離了LBS+圖像,也面臨著如何讓兩個陌生人聊起來的冷啟動問題,導致早期陌生人社交同YP深度綁定。

而聲音背后兼具個性與氣質,每個人獨特的聲線本身就是話題和吸引力,前者走腎后者走心。

QQ時代我們用標簽搜索陌生人,除了荷爾蒙驅動之外,我們也想認識更多不同的人,陌生人社交擁有其他更高層次的需求,求知欲、想認識不同的人、擴展自己的人脈圈等等。

聲音為介質,將赤裸裸的“照片”隱藏起來,代之以有溫度的聲線碰撞,偏走心的陌生人社交市場會更大。

聲音名片濃濃的二次元風

4.3 聲音標簽玩法讓二次元風的95后感覺更有趣

吱呀App體驗的這幾天,發現年輕用戶群體占比較高,當然這也符合陌生人社交人群覆蓋的特點。

95后一代偏愛二次元風,吱呀聲音名片的設計充滿了二次元元素,例如說卡通頭像的設計,以及性格關鍵詞的漫畫感:女生分為蘿莉音、御姐音、女王音,男生分為正太音、青年音、青叔音,二次元感或許也是吸引95后的重要因素。

聲音瓶

4.4 聲音瓶匹配迅速,更滿足陌生人交友心理

聲音瓶無論是界面外觀和功能設計上,都像一個語音版的漂流瓶。

這些聲音瓶是吱呀聲鑒技術在后臺根據每個用戶的音色標簽進行的匹配,利用大數據幫助用戶篩選好友;用戶可以選擇扔掉或點擊喜歡,當你對一個聲音點擊喜歡,系統會自動發送打招呼的話語,兩者就可以進行溝通。

這種系統匹配,用戶自由選擇的模式,兼具了效率和選擇兩個問題。而且“以聲會友”極具神秘感,更能滿足陌生人社交上的真實心理。

五、透過產品看聲音社交的痛點

5.1 技術能力決定匹配效率

以“聽覺”代替“視覺”做陌生人社交的好處顯而易見,但非常考驗聲音社交平臺的技術實力。

吱呀聲鑒業務的核心算法是音色鑒定模型,該模型基于深度學習框架建立的,模型分訓練和推理兩個過程,技術上的硬實力支撐了吱呀的運營。

該模型首先收集音頻數據并打好音色標簽,然后對音頻進行切割,再進行特征的提取,最后搭建深度學習框架對特征進行訓練。

反之,訓練得到的模型就有了鑒定音色的能力,然后就可以部署到服務端對接聲鑒業務,此過程便是模型的推理過程。

5.2 聲音試聽破冰“尬聊”

匹配好陌生人后就是交流,陌陌、探探利用圖像作為媒介,多閃希望用視頻作為媒介,聲音社交平臺則是通過聲音來“破冰”尬聊。

吱呀強迫性的為每個用戶賦予一個聲音名片,她/他的聲音你喜不喜歡,是蘿莉音還是御姐音,念的的段臺詞還是唱了首歌,都在為兩個陌生人的相識搭橋鋪路。

在吱呀App上聲音試聽成為破冰“尬聊”的關鍵,其實無論何種社交平臺,如何驅動用戶聊起來,都是運營邏輯的核心。

5.3 ?簡化聊天框增加有效互動

從QQ到微信的過渡,就是聊天軟件不斷簡化的一個過程,而最近剛出現的多閃,同吱呀一樣采用的是三個一級功能的極簡模式。

不只是一級界面上,吱呀里聊天框也僅只支持發語音和文字/表情兩個選擇,并沒有其他多余的選項。簡化功能設計讓用戶能夠更關注聊天本身,是增加互動率的一個手段。

5.4 派對“群”仍是重要娛樂活動

群一直是國內聊天類平臺必備的功能,一堆陌生人聚集在一個群里天南海北的嗨聊,即是發現新好友的一個渠道,也是有共同愛好、屬性的用戶聚在一起的場景。

吱呀上派對比較活躍,在這里用戶可以認識新朋友,也可以根據不同的主題進入不同的派對里發言或潛水,是私聊之外另一個比較重要的應用功能。

從吱呀身上能看到其在追求極簡上的努力,在社交App越來越臃腫的當下,這種回歸聊天本質的做法,對于吸引更注重聊天本身的95后群體,無疑是非常明智的做法。

不過在體驗中也發現一些問題:吱呀在追求簡單化的同時,舍棄了過多的延展性,未來在破冰和增強互動上還待加強。

六、對現有功能的一些建議

6.1 更靈活的玩法

聲音名片玩法需要更靈活,讓用戶擁有更多通過聲音媒介展現自己的可能;吱呀上用戶可選擇不同類型內容進行聲鑒錄制,例如唱歌、繞口令、冷笑話、饒舌等等。

但是用戶的“聲音名片”只能有一個,比如在我講了一段繞口令時,上一次唱歌的聲音名片就被替代了。

未來,聲音名片可不可以分成多一些的維度,而不是只能多選一,能不能給用戶多一些的聲音名片,讓他們擁有更多向陌生人展現自己不同“聲面”的機會。

6.2 “聲音”朋友圈

可以考慮增添“聲音”朋友圈,陌生人社交同樣需要互動,聲音朋友圈可增加互動性;吱呀將極簡做到了極致,派對、聊天框、聲音瓶、聲音名片、個人中心外就再沒有多余的功能。

陌生人社交強調快速匹配,但也有用戶愿意去更深的了解匹配而來“陌生人”的過去。在陌陌和探探上都已有類似“朋友圈”的功能,吱呀上能不能也提供一個聲音版的朋友圈呢?陌生人社交同樣需要互動,聲音朋友圈或可增加吱呀上用戶的互動性。

6.3 個人資料

個人資料需要進一步豐富,更多維度的內容讓每個用戶更加立體,增加用戶留存時間;現在吱呀上個人資料支持的信息并不多,顯然平臺更多的想用戶去關注聲音這一媒介,把所有可能影響注意力的功能全部砍掉。不過聲音與圖像一樣,都是展現的人的某一個面。

個人資料作為用戶自由填寫的功能模塊,理應把選擇權交給用戶,對于那些樂于展現自己的用戶而言,個人資料的豐富顯然非常重要。

6.4 更多的聲音玩法

應該加一些圍繞聲音聊天的玩法,增加聲音社交的趣味性;目前吱呀App聊天框還不能支持語音轉文字,技術上對聲音這一媒介新玩法的開發上并不多。

未來能不能在聊天框里添加一些小游戲,比如說一起念臺詞測試聲音戀愛指數,比如說繞口令語速PK,比如說用動畫口型猜字等等。聲音不僅僅可以作為一種精準匹配指紋和標簽,也擁有很多的開發空間。

七、總結

總體來看聲音在陌生人社交領域具備很強的滲透力,尤其是更愛玩的95后,比較容易接受這種略帶神秘的新社交玩法。

但陌生人社交的核心痛點仍是必須考慮的問題,如何能夠基于聲音這個媒介更精準的匹配用戶,如何基于聲音設計一些功能解決陌生人社交“尬聊”問題,陌生人社交生態的構建才是關鍵。

陌生人社交不應該被矮化到只有“YP”,它還具備更多的價值,走腎思維應該讓位走心,這些不僅僅是傳統的陌陌、探探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同樣也是吱呀這樣聲音社交新秀要考慮的方向。

#專欄作家#

師天浩,微信公眾號:shitianhao01,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科技自媒體人,曾就職于博客中國、互聯網實驗室、百度等公司,i黑馬/創業邦等平臺的專欄作者。曾在《南方都市報》《計算機應用文摘》等報紙雜志刊文。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1人打賞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分析得很專業,如何聯系作者呢

    回復
    1. 關注公號:天浩觀察 有好友添加方式

      回復
  2. 回歸到本質,其實在語音APP中的陌生人社交,類似于一個人在公眾演講,與在生活相類比,真正把話講好的人永遠是少數,大多數騷話都是熟了以后才會發生。所以在這里,其門檻依然不會太低,而且從成本上考慮,語言可以反復斟酌修改,但語音卻很難。不過依然不失為一個突圍好方向,但上限不會太高。

    回復
    1. 容易尬聊

      回復
    2. 是的,打字都解決不了的痛點,即時語音就更難了。所以還得引入場景,才能夠加快破冰過程。但話說話來,游戲這些。。。已經做的很好了

      回復
  3. 短視頻效率高是因為恰好符合了人們的“懶癌”,簡單的重復操作正好滿足了人們不許多動腦經和勞動就能獲得信息的心理需求。
    附近交友(陌陌,探探,旅行baby)效率不錯是因為滿足了想要陌生人交友的欲望并且進行要求匹配和附近搜索
    而這個吱呀就是滿足了每個人對于交友時不知道對方信息的神秘感,會讓用戶有無限的遐想

    回復
    1. 是的 都有自己的目標人群

      回復
  4. 雖然沒用過,但是明顯沒有看到這款產品太大的價值,首先社交群體的定義在了95后,95后需要什么沒有弄清楚,其次聲音社交在社交沉淀的屬性上注定無法沉淀,頂多用戶會因為軟件的“奇”加入,但是無法留存,意義不大

    回復
    1. 請問,您“聲音社交在社交屬性上無法沉淀”的結論是怎么的出來的呢,以及95后用戶的社交需求,你覺得是什么呢,方便探討下么。

      我覺得當下95/00后最根本的社交需求是孤獨,而在破冰初期,如果用戶之間不是為了YP,那么在應用內的交流就相當于我們有了沉淀用戶的機會,而語音房間、或單聊是一個很方便、輕松的認識陌生人的方式。

      而如果APP本身可以“玩”、有的“玩”,那么這些有機會沉淀的用戶就有很大幾率留下來的,畢竟你在APP內交的朋友每天都在APP內玩,你不來玩的話,那么還有的交流方式就只能靠微信、QQ了,但是用戶的精力是有限的,實際上是可以有用戶沉淀的。

      回復
    2. 要留存的話需要開拓更加多元化的聲音社交場景才有可能。

      回復
  5. 個人認為短視頻的社交效率最高,其次是圖片,聲音,文字,我是根據載體所承載的內容信息排列。首先要了解陌生人交友本質,試問作者去認識一個陌生人會出于什么目的?不知道作者以前有沒有網聊的經驗,一般發展到后面基本就是要求見面的,結局可想而知了。單從聲音社交這個維度上來說,我覺得應該是產品設計者不想讓用戶暴露過多的信息,吸引進來的用戶也大多是【音值控】,在這個顏值當道的社會里,算是比較獨特的定位了。最后提一點,不管是音值還是顏值,本身都是一個人的社交貨幣,只要是社交貨幣總有被消耗完的一天,所以怎么才能在有效的時間里幫助用戶產生更多的剩余價值,這才是聲音社交類產品需要考慮的

    回復
    1. 人群的細分 人口多 每個細分市場都大的不得了

      回復
    2. 人群的細分 人口多 每個細分市場都大的不得了

      回復
    3. 陌生人社交的終點未必是線下交友,尤其對于Z世代的人來說,他們更注重內在的匹配和認同感,線上的聊天、點贊等都能滿足Z世代孤獨而渴望熱鬧的心。要想增加留存,讓用戶能玩起來,必須要開拓多元化的社交場景。

      回復
  6. 并不認為聲音社交比圖片社交更有效率

    回復
    1. 但不可否認,這是一個方向,也是一個趨勢

      回復
    2. 目前市場上語音社交產品大約有200款左右,這就很能說明一個問題了

      回復
    3. 上面很多朋友說的很中肯了,社交市場中,聲音不是彼岸,能做到通過聲音沉淀關系獲得真正的價值才是。如果能的話,加油;不能的話,最終走向還是“你聲音真好聽,加個微信吧”

      回復
  7. UI太丑,限制用戶使用欲望。。感覺一個產品先做好一梯隊用戶口碑再考慮下沉問題(或者不考慮)除非一開始用戶畫像就定位的是低端用戶。
    來自一個UI設計師的個人吐槽

    回復
    1. 嗨,有兩個問題:
      1、通過吱呀的UI,你的感受是此款App定位低端用戶,這個怎么判斷的呢?
      2、定位90后、95后的社交App,UI設計應該是什么樣子的呢?您有思考過嗎?想和您交流一下

      回復
    2. 就是因為他的UI才決定下載這個APP的。

      回復
    3. 感覺您要不就是80后設計師,要不就是剛培訓出來不到1年的設計師呢

      回復
    4. 從“藝術”層面來說,的確欠佳。不過作為一個產品,好不好看還是目標用戶說了算吧。總體的情況是,大部分的中國網民還沒有高審美。

      回復
    5. 我覺得蠻好看的呀 ?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