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互聯網變成勞動密集型產業

2 評論 7399 瀏覽 3 收藏 9 分鐘
編輯導語:互聯網企業工作節奏過快、壓力過大,導致員工健康受損、甚至猝死,這早已不是一件新鮮事。而這幾天,拼多多員工出事的新聞讓互聯網996工作制話題又被推上話題榜。文章從這一事件出發,對互聯網的加班現象展開討論,與大家分享。

2021開局,拼多多又成為了話題中心。

在二級市場,拼多多依舊風光無兩。截至12月30日美股收盤,拼多多股價上漲7.77%,市值破2100億美元,超越美團成為國內市值第三大互聯網公司。與風光相伴的,是一條“拼多多23歲員工加班后猝死”的傳聞。

1月3日晚,有脈脈網友在網上爆料,稱拼多多旗下多多買菜員工在凌晨一點半下班路上猝死,年僅23歲。這一消息在當晚刷屏朋友圈,但4日一早,這一脈脈爆料貼已無法訪問。

猝死、大小周、996:當互聯網變成勞動密集型產業

4日中午,網上流傳出拼多多在知乎上的一則回復,再次引爆輿論。在知乎話題“如何看待網傳拼多多員工加班后猝死一事?拼多多需要承擔哪些責任?”話題下,一個拼多多已認證的官方賬號回復:“你們看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這一回復同樣很快被刪除。

4日下午,拼多多就此事做出回應,表示公司同事一直陪伴家屬,遵父母意愿,該員工于1月3日火化,公司也不對外發公告。“懇請各位關心張*霏的朋友和公眾,不要相信各種網傳截圖和所謂的“拼多多回應”。

不過,“知乎小管家”在傍晚時發文稱,網傳拼多多在知乎上的回應,確實是由知乎認證賬號“拼多多”創建、并在不到一分鐘后自行刪除。

除了這一段簡短的回應之外,關于該員工具體的身體情況、工作強度等無法考究。參考《財新》提供的消息,該名女性員工凌晨下班為正常工作時間,新疆作息凌晨一點大約相當于北京時間十一點。賣菜業務員工多為晚間上班。

猝死、大小周、996:當互聯網變成勞動密集型產業

拋開這一無法定性的個案不談,互聯網企業工作節奏過快、壓力過大,導致員工健康受損、甚至猝死,這早已不是一件新鮮事。

僅看近五年時間,相關事件就不勝枚舉。2015年底,一名騰訊游戲員工猝死,事后其同事發布請愿信,呼吁高層領導重視員工過度加班現象。2016年,前阿里DT總監猝死,天涯副主編猝死,在對他們的評價中,也高頻出現“工作拼”、“經常熬夜加班”等形容。近幾年,依舊不時出現員工猝死新聞,涉及企業包括途牛、華為、商湯等。

陰影不僅籠罩著“打工人”,作為老板的互聯網創業者們,在健康、生死面前也一概平等。2016年,春雨醫生創始人因心梗猝死;2018年,互聯網健康險服務平臺大特保創始人突發心腦血管疾病去世。

一系列互聯網創始人的驟然退場,引發了對互聯網創業者心理狀態、健康狀態的更多關注。

很難直接講明,上述事件的發生,與他們互聯網員工、創業者的身份是否有著直接的因果關聯。但一個不可否認的趨勢是,互聯網對員工時間的擠占、對員工身體與心理造成的負擔,已經成為互聯網“造富”光環之下的灰暗一面。

此前,關于工作壓力過大、員工不堪重負的情況,更多出現在制造業。富士康自2010年1月23日至2010年11月5日連續發生14起跳樓事件,招致全社會的口誅筆伐,也讓各行各業不斷反思富士康的工作模式。

但似乎,十年過去,被捧上神壇的互聯網大廠們已經忘記了曾經慘痛的教訓。

互聯網人的工作時間正在不斷延長。首先,“996”正在取代8小時工作制。去年3月,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在GitHub上傳開,程序員們聯合抵制互聯網“996”工作制。不過,程序員們獲得的來自大佬的明確回應,只有馬云所說的,“任何公司不應該,也不能強制員工996”,但“996是修來的福報”。

此外,“大小周”也正在取代“雙休”制度。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快手在日前召開全員會,宣布從2021年1月1日起開啟全員大小周,即大周工作六天、小周工作五天。更早之前,也有在脈脈上的匿名爆料稱,拼多多有“超級大小周”制度,即大周工作七天、小周工作六天,以此計算,一個月僅有兩天休息時間。

即便工作如此努力,互聯網人還面臨著對前途的焦慮。35歲之后,還沒有晉升為高管的員工將被淘汰,這已然成為互聯網行業的潛規則。互聯網似乎只屬于年輕人,這背后的一個邏輯似乎是,高強度、高節奏的工作,只有年輕的身體才能夠勝任。

種種現象指向一個趨勢,互聯網正在走向勞動密集型產業。

不僅是大家的工作時間越來越長,大廠的人數也正變得越來越多。截至2019年末,阿里巴巴集團的員工人數超過10萬人,截至2020三季度末,騰訊的員工人數超過7.7萬人。2020年初,字節跳動就宣布員工人數會達到10萬人。

近兩年,互聯網企業市值瘋漲,騰訊市值突破五萬億港元,美團逼近2萬億港元,拼多多總市值也已超過2000億美元。但這背后推動增長的,似乎包含著更多的勞動力與更長的工作時間。

這已然違背了互聯網的初心。

知名經濟學家許小年曾經總結說,互聯網強大的原因在于其具備四個效應,梅特卡夫效應、雙邊市場效應、傳統經濟中的規模效應和傳統經濟中的協同效應。基于這四個效應,互聯網能夠制造出非常難得的收益遞增現象。通俗來講,互聯網的神奇之處就在于通過創新,將效率與收益放大。

講究“效率”的互聯網也開始依賴于人力堆砌時,其與制造業的本質區別似乎逐漸被磨平。

當然,話說回來,“互聯網”、“996”、“大小周”,都是個人對工作、生活的一種選擇。“你選擇安逸的日子,就要承受安逸帶來的后果”,只是打工人選擇的余地,確實不多了。

 

作者:婷婷;微信公眾號:深響

本文由 @深響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1人打賞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這應該是社會問題,不只是當資本壓榨來看。

    回復
  2. 互聯網的初心是什么?你沒有告訴我們呀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