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君加盟商絕境:流落街頭,老油條掉坑,負債百萬

4 評論 8101 瀏覽 2 收藏 19 分鐘

編輯導讀:12月28日,主打K12一對一輔導的學霸君被傳暴雷,讓很多加盟商遭遇沉重打擊。本篇文章中,作者從學霸君加盟商的幾個案例出發,對其背后的問題展開了分析,與大家分享。

繼蛋殼之后,學霸君成為2020年末又一家遭遇暴雷的知名企業。當社會各界把關注點聚焦于學生及家長群體時,一個損失更為慘重的群體——加盟商,卻被無意忽略了。

一位加盟商告訴我們,僅他所在的維權群,參與統計的65位加盟商,總損失已經達到5000萬元,平均每戶損失76.9萬元。考慮到學霸君一共有超過150家加盟商,這一群體的累計直接投資損失可能在1億元以上。

從所接觸的幾十位加盟商中,我們深度采訪了四個典型案例。

  • 40歲的沈女士疫情期間先被酒店裁員,丈夫炒股又負債百萬,賣房抵債后,無奈轉行,又被學霸君暴雷事件牽連,如今房租都交不起,帶著孩子流落在外,“日子沒法過了”;
  • 自稱商場“老油條”,在貿易行業打拼了15年的郭先生,疫情期間生意損失了100萬,轉頭加盟霸君卻掉了坑,如今躲在外地,“覺得無顏面對親友”;
  • 前學霸君員工、退伍軍人小張,辭職轉道做加盟遭遇暴雷,如今負債100萬;
  • 甚至還有來自新加坡的外籍加盟商,疫情之后從旅游業跳槽到教育業,暴雷后被無從退費的學生家長辱罵為“騙子”。

01 先遭家庭變故,又遇總部爆雷,流落街頭一度想輕生

沈女士 40歲 學霸君南方地區加盟商

“圣誕節那天,我還在忙著準備促銷。誰知第二天,就傳出學霸君資金鏈斷裂的消息,晴天霹靂啊。我前后搭進去大概70萬元,現在血本無歸,前幾天在天臺吹風時,要不是保安拉住了我,我就直接跳下去了。”

接受我們電話采訪時,沈女士正帶著孩子和行李,坐在公園長凳上休息——因為續不上出租屋的房租,房東直接把她們趕了出來。

整個2020年,沈女士“過得像場噩夢”。

年初,受到疫情影響,她工作的酒店營收大幅下滑,沈女士被裁員。

3月,她的丈夫沉溺于炒股,損失了100萬元,變賣了唯一的房產還債,家里瞬間變得一無所有。

之后,沈女士多次勸說丈夫遠離投機市場,但他卻毫無悔意,有家不回,只留下沈女士和孩子窩在出租屋里。

之前十多年,沈女士一直從事酒店營銷,對其他行業無所了解,想轉行也無從下手。

5月的一天,她在網上看到了學霸君的招商廣告,“廣告說即便沒有從業經驗,沒有教育行業背景,也可以加盟學霸君,總部還有專人協助指導。”

這則消息如同黑暗中的曙光。恰好,沈女士的孩子在學霸君上過課,效果還不錯,沈女士既看好這個行業,也看好學霸君品牌,就主動留下了咨詢電話。

沒多久,學霸君的招商老師就來電了,力陳公司的優勢以及教育行業的前景,“有前景,還有錢景,而且投資教育,也算做公益做好事”。

一番游說,激起沈女士滿腔熱血,很快就決定加盟。

按照程序,她先交了幾千塊錢的定金,隨后學霸君總部委派人員前往當地,幫助沈女士挑選門面。

這時候,沈女士才知道學霸君的要求很苛刻。首先,門店要設置在一樓,面積至少在100平米以上;其次,必須處于人流量大的繁華地段,但那里的租金往往很貴。

對于暫時還沒有經濟來源的她,這些要求簡直就像在故意刁難。但失業許久的她實在不愿意放棄這個機會。

她走遍全市,終于找到了合適的地點,最短租期是一年,每月租金超過1萬元。選址完成,她簽了合同,向學霸君繳納了20萬元的加盟費,這筆錢是用貸款和信用卡湊齊的。

在那之后,她陸續投入5萬元裝修費、30多萬元物料費,大刀闊斧布置門面。

門店開業之后不久,就有學生主動上門,還預繳了學費,但這些錢并未直接交到沈女士手里。

學霸君總部對現金流控制嚴格,要求先把全部學費上交總部,之后按照40%的比例返還門店——并非一次返還,而是先返20%,剩下的部分隨著學生課時的完結,逐步返回。

雖然這種流程讓沈女士不悅,但考慮到學霸君教學質量不錯,學生們都很樂意上課,一位家長甚至還送來了錦旗,沈女士就把意見咽到了肚子里。

沒多久,趕上學霸君的“雙11”、“雙12”大促,學生買課不光便宜,還有贈課。學霸君的督導也竭力勸說沈女士擴大業績,先到教學系統里買點優惠課時,當做“庫存”,之后再推銷給學生家長。

沈女士一聽覺得有道理,便自掏腰包買了不少優惠課時。眼見圣誕節要來了,她沉浸在一片歡喜中。

12月26日,當沈女士在加盟商微信群內,看到學霸君可能遭遇資金困境的壞消息時,最初難以置信,直到一位相熟的內部人士,告訴她學霸君拖欠員工工資的情況,她方才亂了方寸。

她雙手顫抖,慌忙打電話詢問督導,對方卻稱自己在出差,對于總部的資金鏈危機一無所知。

沒過多久,學霸君總部“人去樓空”的消息傳來,沈女士徹底絕望。

更要命的是,學生們預交的課時費用,都還在總部,家長們蜂擁上門,要求把1對1課時上完,否則就退款,可總部卻沒有給到明確答復,沈女士不得不費盡口舌,安撫家長們。

可還未等處理好工作事務,她的生活也出現了問題。

“總部爆雷了,我的70萬元投資都搭了進去,我先墊錢支付了員工和老師的部分工資,能貸的款、能借的錢基本到達極限。就在昨天,我因為付不起房租,被房東從出租屋趕了出來。”

在出租屋內“最后的晚餐”上,沈女士和孩子啃著干饅頭,發愁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內心一片茫然。

02 從事貿易15年,潮汕“老油條”也損失百萬

郭先生 50歲 學霸君廣東加盟商

“大家都知道,潮汕人做生意最精明了。我之前做了15年貿易行業,是如假包換的商場老油條。可我沒想到,我竟然會被學霸君他們瞞得死死的,太丟臉了。”

郭先生今年50歲,出生于商業氣氛濃厚的廣東潮汕地區,理所當然成為了一名商人。

去年新冠肺炎肆虐,郭先生的貿易產業鏈被摧毀,前后損失了100萬元。迫于生計,他決定轉行。

有天刷抖音時,看到了學霸君的大規模招商廣告,一打聽公司口碑不錯。

郭先生心中一亮,當即聯絡了學霸君,并到總部考察了幾天。

在招商會上,招商經理舌燦蓮花,透露過去一年,學霸君創下了20億元流水,這讓郭先生怦然心動。

但他轉念一想,20億流水中,有40%最后要返還給各大校區,50%支付任課教師工資,因此,最后總部實際留存的資金應該是20億的10%,只有區區2億元左右,如此算下去,這個盤子還能繼續轉下去嗎?

帶著疑惑,郭先生咨詢了招商經理,“這個項目到底可靠不可靠,我的貿易事業受損慘重,不想再被蒙了”。

招商經理信誓旦旦地保證,加盟商前景一片光明。

思來想去,郭先生暫時壓制了疑慮,打算放手一試。

2020年11月,他在定居的城市租下了面積超過300平方米的大型門面,每月租金3萬元,還向總部交了30萬元的加盟費。算上后期的裝修費用、人工配置費,前前后后花了60萬元,其中大部分資金來自朋友和合伙人。

到了12月上旬,門店尚未布置完畢,招商經理前來勸說他再開一家門店,“學霸君很快就會停止在全國增設校區,現在開新店是最后的機會了”。

謹慎的郭先生并未同意,打算先運營好現有門店。

很快,圣誕節到了,郭先生的校區開業在即,“心里別提有多滋潤”,但喜悅并沒有持續多久。

12月27日,一位員工告訴郭先生,今日頭條爆料了學霸君資金鏈斷裂的困境,如同當頭一棒,郭先生當時就覺得雙腿發軟。

此后,原本熱情的招商經理,也切斷了和他的聯系。

郭先生只得寄望于執法機構,但派出所并未受理他的案件,給出的理由是“尚未得到準確的證據,足以證明學霸君倒閉,現有消息都是傳言,無法舉證”。

無奈之下,他咨詢了自己在法律界的朋友。朋友分析后認為,學霸君涉嫌合同欺詐,雙方11月簽合同,12月總部就倒臺了,說明在簽合同時,學霸君方面隱瞞了公司面臨的困境。

現在,郭先生覺得無顏面對家人和朋友,他和合伙人干脆躲到了其他地方,每天閉門不出,茶飯不思。

“搞成這個樣子,我都不知道怎么安頓小孩、妻子、父母了!”

03 前退伍軍人遭遇暴雷,如今負債百萬

小張 27歲 學霸君前員工、現上海加盟商

“我先后開過兩個校區門店,再算上中途租賃寫字樓,一共投入了260萬元。律師幫我計算了可確定的損失,至少有100萬。現在我欠銀行將近60萬,朋友那邊欠下40萬,今后幾年都要走在還債之路上了。”

小張在大學期間學的是國際貿易,還服過兩年兵役,熱愛冒險,畢業后做過信貸、銷售、游戲工作室。

2019年6月,機緣巧合之下,他成為了學霸君總部的銷售人員。

當了3個月員工后,小張聽聞學霸君在招商,就索性辭職做起了加盟商。他以40萬的加盟費,拿下了上海兩個片區的加盟商資格,投資規模在加盟商中位于前列。

算上裝修費、租金、人員工資等,截止2020年2月,他在這個門店上投入了80多萬元。

到了4月,他又開始為新門店選址,以期疫情好轉后盡快開張。左選右選,他挑中了萬達商場的一處門面,租金再加上物業等費用,每月硬成本至少6萬,還投入了40萬裝修費。

終于熬到7月,疫情開始好轉,小張的新門店正式開張,他打算沖一下業績,此時總部卻靜悄悄的,沒有投放新廣告。

那個時候,線上教育行業競爭慘烈,學霸君對手繁多,加盟商的現金流又被總部控制,小張選定的高成本校區,完全入不敷出,每個月都得倒搭錢,對此,他并沒有氣餒,“教育行業本來就是慢生意”。

一直到圣誕節之前,校區總計招攬了100多名學生,小張覺得扭虧為盈在望。圣誕節那天,他和合伙人還好好慶祝了一番。

但黑天鵝卻意外到來,12月27日晚,學霸君的負面消息開始傳出,之后迅速發酵,鬧的沸沸揚揚。

有的校區老師直接罷課,平臺也就此關停,小張至此方才發覺情況不對,便和幾十位投資人一齊去到上海總部討要說法,但公司高層一個也沒見到,打電話也始終無人接聽。

無奈之下,他只得立即止損,清退了員工。

“學霸君暴雷這件事對我的打擊很大,但好歹我也是條在軍隊歷練過的漢子,我曾經想尋短見,但這個念頭很快就打消了。不過,我今后再也不想從事這種高風險行業了,因為我賭不起了。”

04 外籍加盟被罵“騙子”,暴雷后嘗試轉型

Miss Ling 48歲 學霸君廣東加盟商

“我曾經信仰基督教,我愿意像耶穌那樣原諒傷害過自己的罪人,所以學霸君總部的事情,我可以看開。但讓我感到難過的是,竟在自己覺得善良美好的中國中了套。”

Miss Ling今年48歲,她在新加坡長大,之后又在香港生活了十多年。但對于追求慢生活的她來說,這兩座快節奏的城市,并非理想的棲身之所。

為此,她走遍了很多地方,最終選中了廣東的一座二線城市,這里經濟壓力小,生活節奏慢,氣候、飲食習慣也和香港如出一轍,讓她倍感親切。

沒多久,她就在旅行行業找到了工作,便定居于此。可惜好景不長,隨著疫情升級,國內旅游業遭遇重創,Miss Ling也被旅行社裁員。

3月,她在短視頻平臺看到了學霸君的招商廣告,為之心動,經過簡單溝通,學霸君人員邀請她去總部考察,她也欣然前往。

其實,早在來中國以前,Miss Ling對教育行業就很感興趣,早就希望有一天能夠投身其中。

考察之后,她交了30萬元的加盟費,再加上裝修費、租金、廣告費等,累積投入60萬左右。

這筆錢一半來自個人的多年積蓄,一半來自朋友借款。

8月初,Miss Ling的校區開張了,她的熱忱和真誠,很快打動了不少學生家長,收獲了不錯的口碑。

到了去年12月,她累積招攬了30名學生。考慮到她身處二線城市,這個成績已經相當可以了,Miss Ling也心花怒放。

圣誕節那天,Miss Ling還特意和友人一起聚餐慶祝,在餐桌上她虔誠地為未來祈福。

結果僅僅一天后,Miss Ling 就在微信上看到了學霸君爆雷的傳聞,第三天,張凱磊釘釘群的發言截圖在網上流傳,她才明白事情不妙。

在那之后不久,學霸君的系統無法登陸,家長們也無法退費。

有家長怒氣沖沖找到Miss Ling,罵她是騙子,要求她補償自己的損失。此時,Miss Ling壓根顧不上自己的損失,但她也無力給家長退費,只好想辦法讓學生上完課程。

“后來,我決定自己墊錢支付老師的工資,讓他們通過騰訊會議和釘釘,給學生們上課。那些孩子都很信任我,家長大多都支持我,我不想讓他們難過。”

Miss Ling一直努力開導自己要看開一些,“這次悲劇算是一塊絆腳石吧,我熱愛教育事業,希望能夠早點邁過去這個檻。”

(文中加盟商做了化名處理)

 

作者:eternal,微信公眾號:財經故事薈

本文由 @財經故事薈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這種事對于一個外行加盟商來說,碰到了只能認倒霉,“無套路,不招商!”

    回復
  2. 真正會玩套路的招商,你是很難分清的,而且加盟的都是外行剛需的人群。學霸群爆雷肯定大量加盟商日子不好過,但是小編這三個故事編的確實是漏洞百出,跟電視劇一樣!潮汕老板虧100萬就動不動要轉行要跑路?那是潮汕街道要飯的吧,好歹你也編個千把萬啊…………

    回復
  3. 我之前做加盟行業十多年,慶幸做的都是大型連鎖,平安降落
    這十年完全靠資本擴張,PPT講故事,職業經理人更是一心向錢看
    根本不需要鑒別企業,做加盟暴雷是遲早的事
    為什么要加盟?這個道理想想也罷
    只有產生瓶頸,資金受困,實在沒辦法的情況下
    企業會利用民間資本進行二次擴張,加盟商簡直就是PPT上數字泡沫化的犧牲品
    就算僥幸兩三年沒問題,回本了嗎,得到了什么?
    有些人想先加盟學習再自己做。在餐飲這個版塊也有成功案例。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幸運兒
    切記,加盟就是給小白的坑,這個坑它又大又圓!!!

    回復
  4. 學霸君加盟爆雷,線下維權反應出加盟前期調研的重要性!
    加盟不慎,少則十幾萬,多則百萬

    加盟要慎重
    如何在加盟前調研出企業真實情況?
    你有什么高招鑒別他們嗎?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