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盤互聯網出海2020:大變天、進化和硬核闖關

0 評論 2747 瀏覽 7 收藏 26 分鐘

編輯導語:2020年,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許多行業的業態,不少行業都在變動中尋找新機遇和發展方向,其中互聯網出海行業不例外。如今我們已經迎來了2021,回望過去的一年,中國互聯網出海行業到底經歷了怎樣的變化和轉機?我們一起從本篇文章中尋找答案。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2020年的互聯網出海行業,會是什么?

很多人最直觀的感受是“慘”,今年6月,印度宣布禁用TikTok(抖音海外版)、Kwai(快手海外版)等59款中國軟件,之后這個封殺名單幾度增加,前后有超過200個中國App被波及,其中不乏騰訊旗下PUBG MOBILE、阿里UC、歡聚旗下Bigo Live等出海頭部應用;7月,TikTok在美國直面被迫“賣身”的難題,并自此上演海外“絕地求生”的曲折劇情。

突然間,互聯網出海領域風云巨變,前路似乎充滿了風險和挑戰。回看十年前,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

2010年,久邦數碼推出GO桌面,并在海外迅速走紅,不到兩年其全球用戶數量達到2.39億。得益于GO桌面系列的出海成功,3年后,久邦數碼成功登陸納斯達克。

彼時,憑借工具產品在海外稱霸的還有獵豹移動、APUS、赤子城科技、觸寶等一眾出海公司,這些玩家在海外的探索掀起了互聯網出海的第一波熱潮——工具產品出海。

此后,互聯網出海行業幾經嬗變,工具退潮,以Bigo Live、TikTok為代表的娛樂、社交產品成為新的排頭兵。

這一過程中,伴隨國內互聯網流量的見頂和海外巨大紅利的顯現,包括阿里、騰訊在內更多巨頭和創業者也將目光轉向這一領域,“出海”也成為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新熱詞。

然而,到了2020年,形勢急轉突變——充滿不確定性的政商環境,明星出海公司的受挫…….中國互聯網出海的樂章在激昂了近10年后,進入低潮。

這一年,出海人的日子不好過,整個“出海”行業仿佛一直和“下架”、“被圍獵”、“大撤退”等詞匯緊緊綁定。只是,一切真的如大家想象中那樣“糟糕”嗎?

一、轉折

2020年,互聯網出海行業原本會以一種更輝煌的姿態載入史冊。回到這一年開頭,疫情黑天鵝并沒有阻擋住中國互聯網企業走出去的腳步。

3月12日,在字節跳動成立8周年之際,張一鳴發布內部信,宣告公司組織升級以及中國、海外區業務的正式分離。張一鳴表示,作為字節的全球CEO,自己將把精力放到歐美和其他市場。

此后,字節在海外頻繁招兵買馬與擬成立TikTok海外總部的計劃,更是明確宣告著其推進全球化的決心。作為當下最受關注的互聯網新貴,字節的出海決心無疑具有風向標意義。

幾乎在同一時間,快手在海外的動作也引起了外界的廣泛關注——旗下短視頻產品Snack Video正式亮相外,快手還上線了內嵌“網賺”模式的短視頻應用Zynn,并一度登頂美國App Store下載榜單。

一系列動作背后,快手國際化業務明顯加速。此前,在快手海外版Kwai推廣停滯、海外團隊被曝收縮之際,快手曾表示海外業務是公司戰略重點,“會無比堅定地走下去”。

“堅定走出去”,在過去一年,這不只是屬于巨頭的故事,也是眾多中國創業者在2020年初定下的信條。比如:在某社交出海公司負責南亞市場的章磊(化名),年初就訂好了前往印度的的航班。

此前,章磊公司的產品早已經打入了印度市場,團隊的計劃是2020年進一步提升在當地的市場份額。而印度之外,團隊還計劃繼續拓展北美、日韓等地區的業務。

“當時,疫情的形勢并不明朗。但我們判斷,無論情況如何,人們都需要社交娛樂。我們還是想卯著勁在海外拼一把。”章磊說。

這并不是盲目樂觀,事實上,疫情導致“宅家經濟”在全球爆發后,游戲、社交、內容等出海賽道進入快速增長通道。

根據Sensor Tower數據顯示,2020年5月,騰訊PUBG MOBILE吸金1.06億美元,同比增長33%,刷新國產手游出海收入記錄。此外,《萬國覺醒》(莉莉絲)、《荒野行動》(網易)等國產游戲海外收入也實現了快速增長。

在社交娛樂方面,根據歡聚集團財報,2020年Q1,BIGO的收入達到近21億元,同比增長99.3%,而這主要得益于海外直播業務Bigo Live收入的增長。

更值得注意的是,字節出海旗艦應用TikTok此時正勢頭兇猛。

根據第三方數據機構Sensor Tower,2020年上半年,TikTok下載次數達到6.26億次,超過Facebook、Instagram、YouTube等應用,位列全球下載榜第一;同一時間段,吸金4.21億美元的TikTok在全球非游戲類應用中收入排名第三。

這些數據意味著字節出海的階段性成功,也是屬于整個中國互聯網出海行業新的高光時刻。

但就在2020年上半年即將結束之際,互聯網出海故事迎來一個大轉彎:6月29日,印度政府宣布封禁TikTok、WeChat、Shein等59款中國App。

二、逆勢闖關

章磊是在公司微信群中,獲悉那份正式發布的封禁名單的。早在6月初,他就看到過印度互聯網平臺上流傳的封殺名單。但隨后官方辟謠讓他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更何況,那時,章磊正忙著和團隊一起奮戰在印、巴市場的一線。

臨出發前,章磊突然得知印度已經封城的消息。不得已,他只能改變行程到巴基斯坦辦公室,通過“曲線救國”的方式解決時差問題,與印度團隊更好地協作。

后來,由于巴基斯坦疫情形勢日漸嚴峻,章磊不得不“自我隔離”在伊斯蘭堡的一個快捷酒店,線上與印、巴的本地團體一同開展工作。

在疫情的影響下,盡管溝通遇到了不少挑戰。但整體看,公司業務還是迎來了一波增長。2020年上半年,該社交應用在印度市場的收入翻了數倍,日活也達到幾十萬。

但章磊還沒來得及和同事們一同慶功,就迎來印度政府對中國應用打壓的消息。突變的局勢讓他的神經迅速緊繃了起來,雖然公司產品并不在封禁名單之上,但他憂慮的是“自己會不會就是下一個”。

不過,章磊很快發現,除了登上封殺名單被直接封禁IP,對重現金流的社交產品來說,印度政府的封禁對產業鏈的影響也同樣巨大。因為其直接導致中國創業公司的支付、變現環節受困。

章磊解釋道,印度政府在6月之后,又陸續封禁了一批第三方支付軟件——由于在Google Play和App Store兩大主要渠道手續費達30%,同時如果要提現回國內,印度政府還要再征收18%的稅費,過高的費用讓大多數中國創業團隊選擇和第三方支付渠道合作。

因此,當支付環節出現問題,一些團隊先是遇到了提現問題。而另一批選擇重新走官方渠道的中國公司很快又發現之前建立的營收模型不成立了。

“加上一大筆手續費后,很多大肆買量的平臺發現帳算不過來了。”就章磊所了解到的情況,在2020年6月之后,一些沒登上印度封殺名單的小平臺,也因為虧損問題倒下了。

而包括社交產品在內一系列小平臺的“死亡”,又導致了接下來的連鎖反應。“這類小平臺是游戲的廣告主之一,沒有了它們,出海游戲的收入來源也少了很多。”一家游戲出海公司負責人Kimi說道。

雪上加霜的是,2020年下半年,美國強制字節跳動出售TikTok,將打壓中國應用的意圖擺在了明面上。當美國和印度這兩個重要的出海市場對中國企業釋放出不友好的信息,“逆全球化”的聲音開始越發明顯。

不可對抗的趨勢下,一些出海的企業開始考慮是否回航。例如,獵豹移動、APUS、觸寶等企業的國內業務開始快速發展。其中,觸寶在國內推出的網文平臺瘋讀小說發展迅速,財報顯示,2020年Q3該平臺日活達到2770萬。

但是,也有出海人堅持前行。

2020年,老牌出海廠商赤子城在海外市場動作頻繁,除了推出面向海外市場的社交應用一呀,旗下還有出海社交平臺MICO,后者目前已在全球 150 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 1 億用戶。

根據赤子城公布的數據,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社交用戶達1.52億,平均月活約910萬。

部分中小創業團隊也在繼續堅持。章磊和團隊去年選擇堅守印度市場。在他們看來,TikTok、Bigo Live等頭部平臺被封禁后,市場的空檔將給中小平臺帶來機會。

“相比本地產品,中國團隊推出的產品在用戶體驗和運營上更具優勢。”章磊說。風險之下,他們的策略是在運營中保持低調,盡量弱化中國屬性。當然,還有創業者選擇在更廣闊的全球市場尋找機會。

2020年9月,前TikTok東南亞直播業務負責人楊衛東創立藍帆互娛,三個月后,公司推出的直播平臺YAYA LIVE在泰國上線。

早在2014年,楊衛東就曾參與中興通訊的海外直播項目hallostar的運營工作,并在2016年作為創始團隊成員,創建了海外直播平臺Kitty Live,在東南亞特別是泰國擁有多年的實踐和落地經驗。

但當再次出發時,楊衛東意識到YAYA LIVE的打法需要進化。

三、變化和進化

“進化”的背后是整個出海環境的變化,以直播出海領域為例,在楊衛東看來,經過數年的發展,當前已是泛娛樂直播出海的2.0時代。

“2016年,以Bigo Live為代表的直播出海開啟1.0時代,玩家們跑馬圈地、驗證市場。2018年進入1.5時代,平臺開始更加關注本地化和精細化運營,同時,主打1V1、語音直播的出海平臺也開始入場,大家在產品玩法上有了差異。”

楊衛東說,“現在,無論是網絡、支付還是內容獲取,直播行業在海外市場已經基本成熟,形成了2.0時代的市場格局——‘BIGO一家獨大、群雄亂戰’”。而這樣的市場格局下,頭部效應將越發明顯,因為平臺利潤和預算越充足,越能積極擴大用戶規模,瘋狂收割紅利。

但新玩家想要突圍也同樣存在機會,除了宅經濟帶來的紅利之外,楊衛東將之描述為“大玩家收割市場紅利,中小玩家收割大玩家紅利。”

“娛樂產品的本質是服務。頭部玩家在研發、資金方面占絕對優勢,但是在本地化、精細運營等方面,未必能面面俱到。

中小公司則更靈活,有更快速的反應能力,對重點主播、大客戶可以做定制化的關系維護。因此,可以通過與大玩家的競爭,更精準的獲得主播和用戶。”楊衛東進一步解釋道。

但一個大前提是,團隊需要走出差異化的道路。這首先是指產品層面的差異化,直播平臺YAYA LIVE目前除了基礎的直播娛樂外,還加入了短視頻、直播帶貨等當下流行的模塊。

然后,YAYA LIVE在產品設計上明顯帶有二次元元素,而這是出于品牌年輕化的定位。甚至,與Bigo Live等目前泰國市場主流的直播平臺相比,前者的目標人群或許將更加年輕化。

YAYA LIVE產品圖

YAYA LIVE這套打法是否有效還需要時間驗證。但在互聯網出海領域,一個趨勢是,在新的環境下,不同領域的出海玩家們正紛紛尋求“進化”。

對漫畫出海平臺WebComics來說,這種“進化”就體現在如何更深入地推進本地化。該平臺上線于2018年4月,現階段的主要市場為北美、歐洲和東南亞。

WebComics創始人林松告訴「霞光社」,2020年,團隊的主要目標就是推動平臺在本地的滲透率提升。而實現這一目標的主要路徑就是加強平臺的本地化。

最初,WebComics主要是通過與快看等國內平臺、CP方達成合作,將中國的存量漫畫面向海外發行。此后,該平臺還和日韓漫畫平臺、CP合作,獲取其海外發行授權。

林松表示,為了更好地讓這些亞洲文化在海外市場落地,去年,WebComics專門擴充了本地化人員,其中核心的三位成員就來自曾幫助奈飛進行海外本地建設的團隊。

當然,本地化更重要的動作是當地原創內容生態的建設。2020年,WebComics重點簽約了一批北美的漫畫工作室,提升平臺中本地作品的占比。

在林松看來,這將成為平臺的核心內容來源。“對海外市場的用戶來說,亞洲內容始終是有天花板的,他們更容易接受本土化的內容。”林松說。

以北美市場為例,WebComics的核心目標群體是18~28歲的年輕女性,相比仙俠、玄幻,她們更喜歡的題材是校園、吸血鬼、狼人等。

目前,平臺合作了300多個北美漫畫工作室,上線了500余部相關題材的作品。林松坦言,現階段,本地化內容團隊的生產力還有待進一步提升,但WebComics將持續擴展本地內容,“預計2021年能達到1000部。”

對內容平臺來說,更被用戶接受的作品意味著更好的用戶留存以及更高的變現效率。“最終還是打通商業閉環。”林松透露,2020年平臺實現了盈利,而為了接下來的規模化盈利,配合內容本地化的推進,WebComics還需要使付費體系進一步本地化。

“不同地區用戶的消費習慣不同,例如相比北美用戶偏好打包購買,東南亞用戶更習慣小額消費。因此,我們要針對不同市場,制定差異化的定價和付費策略,并在運營中不斷優化。”林松說道。

四、“新紀元”

大觀資本北美負責人Richer將2020年形容為“內容出海元年”。這個“內容”的概念包括了短視頻、游戲等一系列能夠提供娛樂、社交內容的產品。

在社交、娛樂出海位于互聯網出海行業C位的當下,這句話也可以理解為2020年開啟了互聯網出海行業的“新紀元”。而這個“新”可以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更多“新玩家”加入出海的浪潮。過去一段時間,包括B站、音頻平臺荔枝在內,不少平臺已開始在海外試水。

據媒體報道,B站已在泰國和馬來西亞發布當地語言版本的平臺,據 Google Play Store 后臺數據統計,截止目前泰版 Bilibili 累計下載量已超過100萬次。

據媒體報道,荔枝也在海外推出語音匹配應用 Tiya。App Annie顯示,目前,Tiya闖入了美國、以色列等7個國家的Google Play 社交下載榜前五,以及23個國家的Apple ?Store社交下載榜前五。

在出海行業浸淫多年的楊衛東表示,“2020年,國內廠商出海的意愿更為迫切了”。“在國內互聯網紅利見頂、監管政策趨嚴等因素影響下,一些泛娛樂產品(如語聊產品)在國內難以運營,大家希望到海外尋找機會。

此外,包括Bigo Live、TikTok等產品的成功,也讓大家看到了出海的重要性。”他解釋道。

加入出海浪潮也將成為2021年一大趨勢。就在1月4日,快看漫畫發布“哥倫布”計劃,正式宣布出海。據了解,快看漫畫已經成立了海外事業部,國際版App也正在開發中,接下來會首先拓展日韓、歐美市場。

其次,更多“新產品”將會涌現。這包括玩家們入局新賽道所推出的新產品,如WebComics創始人林松告訴「霞光社」,該團隊正在開發面向海外市場的小說平臺和有聲書平臺,在出海內容賽道中豐富旗下產品類型。

當然,“新“也包括了現有玩家們適應最新趨勢的產品創新。游戲出海公司負責人Kimi表示,據他所了解,莉莉絲、FunPlus等第一梯隊的出海玩家,目前正在研發核心品類之外的多元化產品,例如目前所流行的混合玩法游戲。

章磊也表示,在目前主打直播的社交產品之外,團隊也在嘗試開發1V1視頻模式的社交產品。2020年,包括Tinder在內,頭部的社交產品已上線了1V1視頻功能。

最后是,更多“新市場”將被開拓。

2020年,印度、美國市場的突發事件,讓不少出海企業重新評估了全球出海市場的價值。過程中,在東南亞、北美、印度等此前熱門出海地之外,中東、拉美、非洲等市場開始出現在更多人的視線之中。

這些新市場也正顯現出強大的增長潛力。在中東起家的社交出海公司Yalla Group于2020年9月登陸紐交所,根據其公布的財報顯示,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調整后凈利潤為1550萬美元,較2019年同期增長68.3%。

據報道,赤子城旗下的MICO也同樣在中東發力,并已成長為當地的頭部社交平臺之一。

App Annie數據顯示,MICO位列阿聯酋等71個國家和地區的App Store社交應用下載榜排名第1,在沙特、土耳其等82個國家及地區Google Play社交應用下載榜排名前10。可以看出,該產品在中東地區的榜單表現非常突出。

而對于出海玩家來說,在廣闊的全球市場不斷拓展新路線也是發展中的必然選擇。林松表示,WebComics目前正在評估中東、日韓市場,計劃未來進行新市場拓展。

楊衛東也透露,在合適的時機,YAYA LIVE將進入印度、中東、西語市場。對于目前處于高風險的印度市場,他認為,“該市場的風險主要是針對中國背景的頭部企業,在支付上進行限制。

只要做好相關的本地化與合規,這個風險對于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新公司而言,對實際業務的開展并不會構成太大的影響。”

五、尾聲

站在當下,2020已經悄然過去。反思過去一年的出海行業,疫情和不確定的國際關系給出海人帶來了雙重挑戰。但“危機”之中,也有亮點閃現。

TikTok依舊席卷全球,App Annie發布的移動趨勢年度報告顯示,TikTok超過Facebook,成為2020年iOS和Android下載量最高的應用程序。

而在游戲出海領域,米哈游推出的《原神》自2020年9月底上市以來,迅速在日本、美國、韓國等多地區流行起來,成為新的現象級游戲出海產品。

Sensor Tower數據顯示,僅在上線后30天,《原神》就吸金2.45億美元,12月新版本上線后,其移動端當天吸金超過1100萬美元,刷新中國手游海外單日收入記錄。

此外,《原神》還被蘋果官方評選為iPhone年度游戲,這是中國手游首次獲得蘋果年度應用獎項。這些成功案例再度證明出海市場依然有巨大潛力,當然,對出海人來說,前方的道路充滿不確定性。

一些市場的打壓還在繼續,2021年1 月 6 日早間,據路透社報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本周二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公司和美國人與包括螞蟻金服旗下支付寶平臺、QQ 錢包、微信支付,以及 QQ、CamScanner、SHAREit、VMate、WPS Office 在內的八種應用程序進行交易。

此外,伴隨著出海紅利期逐漸結束,接下來的出海難度也將加大。正如一家出海企業的海外負責人所說,“相比4、5年前,最初的海外流量紅利期過去,加上國際關系中的不確定性,如今出海的難度確實提高了不少,對中小團隊來說風險也更大。”

但依舊有新的市場等待探索,也會有新的海外機會等待挖掘,中國互聯網出海的步伐不會停下。遠航的號角依然在吹響,2021年,我們繼續前進。

 

本文由 @霞光社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