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的內容和虧損的平臺,中視頻出路在哪?

1 評論 3311 瀏覽 8 收藏 14 分鐘

編輯導語:如今各種視頻軟件已經占據了我們的生活,除了傳統長視頻軟件“愛優騰”之外,短視頻軟件更是在碎片化時代占據了人們的娛樂時間,中視頻也不甘示弱,視頻競爭進入了白熱化狀態;本文作者分享了關于中視頻發展的思考,我們一起來看一下。

視頻現在已經滲透了人們的生活,用戶的使用習慣也在從文字逐漸向視頻靠攏,視頻不再是優愛騰芒和抖快的專利,一些原本沒有視頻業務的平臺也做起了視頻。

在微博上,點開一個視頻看完之后你還沒來得及退出,下一條視頻就已經蹦入了你的眼簾;在微信想刷個朋友圈,緊挨著朋友圈入口下就是視頻號的入口,上面還顯示著“你的XX好友正點贊了……”;只想閱讀文字的你打開了知乎,剛進入應用一條早已為你準備好的視頻就已經開始播放。

各種app用盡一切手段,硬要把視頻塞進你的眼球,視頻之爭已經進入白熱化階段。

視頻競爭中,長視頻在用戶的時間碎片化情況下不占據優勢,已經撞到天花板;面對市場上千篇一律的短視頻,用戶已經審美疲勞,并且短視頻領域早已處于飽和狀態,這種局面下1-30分鐘的“中視頻”概念應運而生。

“中視頻”這一概念的出現,填補了長視頻和短視頻的內容斷層,B站(嗶哩嗶哩)之所以能在近年異軍突起跟“抖快”“優愛騰芒”掰手腕靠的也正是中視頻。

帶領B站打響反擊戰的“中視頻”近年來發展勢頭漸猛地原因主要有兩個,一是視頻剪輯工具簡單快捷,二是拍攝硬件的普及與升級。

一、短視頻無心插柳造就的剪輯工具

在視頻剪輯工具方面,中視頻坐了短視頻普及的“順風車”。

得益于短視頻的內容生產模式屬于UGC,也就是用戶生產內容的模式,為了讓用戶參與進內容生產,企業不得不將之前只能在PC端使用并且操作繁瑣的剪輯工具搬到手機上來。

在之前的市場上,視頻剪輯工具大都服務于PC端用戶,軟件的專業性較強,功能齊全但操作比較復雜,并且對電腦配置也有一定要求,如Pr(Adobe Premiere Pro)、會聲會影、愛剪輯等,較高的使用門檻勸退了不少想要自己剪輯視頻的用戶。

清楚操作繁瑣對用戶的創作積極性打擊有多致命的企業,為了解決剪輯工具的便捷性開始著手開發在移動端可以使用的剪輯工具,一時間剪輯工具如雨后春筍般層出不窮。

抖音的剪映、騰訊的秒剪、淘寶的親拍、嗶哩嗶哩的必剪和不咕,這些新的剪輯工具目標清晰,力求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制作視頻。

短視頻剪輯過程中通常并不太需要復雜的高階功能,更多的是需要已經設置好的模板,短視頻用戶剪輯的理想的步驟是:找到模板——導入素材——導出成片。

為了滿足用戶,手機端剪輯工具在應用里內置了豐富的模板,用戶只需添加素材,選擇合適模板即可剪出成片,其中剪映推出的“剪同款”和“一鍵成片”功能更是對新手用戶友好至極。

對于有更高階功能需求的用戶剪輯工具也內置了鏡頭分割、視頻變速、更換BGM、設置專場特效、添加濾鏡調色等相對復雜的功能。

而這些功能恰好是中視頻內容制作的剛需,前面已經提到剪輯工具的高使用門檻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都是限制中視頻發展的痛點之一。

在這個時間點出現的剪輯工具,與其說它是由短視頻戰爭催生出來,恰好助長了中視頻的發展,我更愿意相信是巨頭們早已看好中視頻的前景開始布局。

二、Vlog的出現引發的硬件升級

在中視頻這一概念被具體的提出之前,Vlog(視頻日志)就已經存在,全球最大的中視頻網站YouToBe就是Vlog的發源地,Vlog進入中國后曾引起了一波視頻行業浪潮。

據艾媒網《2019中國Vlog商業模式與用戶使用行為檢測報告》顯示,在2018年中國Vlog用戶規模為1.26億人,2019年中國Vlog用戶規模達到2.49億人,未來Vlog行業市場規模仍將保持穩定增長態勢。

而在Vlog的評論留言下我們可以經常看到這樣的的內容:“視頻拍的好一定是他設備好”“博主用的什么設備拍的啊好好看”;由此可以看出用戶對拍攝硬件的要求正在提升,并且對畫質開始有了追求。

在拍攝硬件上,相機不便攜帶多屬于專業人士或愛好者擁有的設備;手機廠商之前在鏡頭升級大戰上主要是發力在拍照方面,對視頻錄制沒有太過在意;鏡頭存在的意義更多是拍照而非錄像。

面對新的需求傳統相機廠商對自己的產品做出調整,如設置翻轉屏方便自拍時查看對焦情況,優化內置麥克提升收音質量,優化相機重量增加自拍桿接口。

除傳統相機廠商外,大疆也針對便攜拍攝設備推出了“pocket”“靈眸OSMO”等口袋云臺相機,重量均不超過120g,主要滿足輕量化高畫質需求的Vlog用戶。

可以看出方便攜帶是Vlog拍攝設備的一大訴求,由于Vlog創作者大多是個人而非團隊形式,多數場景下創作者是自拍,加上在戶外會臨時遇到需要拍攝的素材,便攜成了設備的主要訴求。

而談到便攜現代人身上最離不開的設備手機恰好也有攝像功能,隨身攜帶的手機就成了大多創作者的拍攝工具。

看到這一機會的手機廠商怎會錯過一個可能成為風口的領域,為滿足用戶的視頻拍攝需要,一眾手機廠商紛紛升級攝像配置,視頻清晰度從720P、1080P到現在的2K、4K,在攝像功能里加入防抖和美顏功能。

華為更是在新推出的nova8 Pro手機廣告片中提出“Vlog手機”概念,在攝像功能上設計了前置雙鏡頭,100°超廣角、AIS視頻防抖、120fps視頻錄制,收音設置了三個麥克風配合Audio Zoom算法進行清晰拾音,為提升拍攝時間將電池容量提升到了4000mAh。

可以看出強化的都是拍攝中會遇到的痛點,如畫質、防抖、收音、續航問題,“Vlog手機”并不是一個噱頭,手機行業由此產生了一個新的物種,拍攝設備也多了一種選擇。

三、第三只攔路虎

阻礙中視頻發展的攔路虎已經解決掉了兩個,中視頻競爭的平臺們發現,內容的創作工具問題解決了,但創作者數量仍然撐不起內容的需求。

目前中視頻的內容形式主要分為兩種,一是生活類內容如Vlog,二是知識科普類內容;前者時長久,對剪輯節奏和鏡頭審美有所要求,后者對創作者的知識積累和認知深度有高門檻。

換做內容形式創作來看,vlog更像是加強版的UGC,知識科普類像是低配版PGC,中視頻領域屬于PUGC內容模式,既有個人的參與也有MCN機構和專業機構的參與。

對于Vlog創作者,以B站和字節系平臺西瓜視頻舉例,嗶哩嗶哩的“vlog星計劃”,抖音的“Vlog十億流量扶持計劃”;這些活動都旨在引導更多的用戶拍攝Vlog內容參與進中視頻生態建設,與抖音同門的西瓜在去年宣布將拿出20億來補貼中視頻內容創作者加速生態發展。

對于知識科普類創作者,得益于B站成熟的社區環境和多年的創作者積累,相比西瓜B站在知識科普類創作者家底上頗顯豐厚。

西瓜雖然將同門師兄抖音的一部分內容創作者搬至自家平臺,但面對內容時長從幾十秒變成幾十分鐘的情況創作者一時不能完全適應,有能力做好中視頻的仍是少數,西瓜開始對B站up主動了心思。

西瓜的手段也很直接,要挖就挖有粉絲基礎的創作者,迫切提升自己內容深度的西瓜,對B站知識科普類創作者拋出了橄欖枝,并且開出了高簽約費和流量扶持的優厚條件。

其中B站知識區up主“巫師財經”在經歷抄襲、洗稿風波后高調出走,簽約至西瓜視頻,相繼又從B站挖走了“媽咪說”“科技袁人”“捕月說”等擁有粉絲基礎和穩定產出的知識科普類up主,大有要將B站知識區搬空的架勢。

創作者的稀缺是目前所面臨的問題,被平臺爭搶的這部分創作者雖然是拿到了優厚的待遇,但更多的創作者仍處于找不到合適的變現方式中,花大價錢挖人的平臺也并沒有實現盈利仍處于虧損狀態,一片盛世的背后是一尊熔爐在燃燒。

四、無法實現盈利的企業和沒飯吃的創作者

中視頻領域內創作者經常被催更的原因,不是因為沒有能力生產出好的內容,而是沒有時間精力進行創作。

中視頻內容制作時長較久,非全職創作者無法保證穩定的產出,沒有清晰的變現模式創作者沒有信心全職創作,有數據顯示達到10萬粉絲是衡量創作者是否愿意全職創作的界限。

目前創作者的盈利方式依靠商業植入實現,但這一模式只適用于有粉絲基礎的創作者,微小型創作者生存環境依然艱難,大部分創作者仍處于為愛發電的階段。

在被爭奪的創作者內容評論區下,不乏可以看到說自己是從B站跟到西瓜來的用戶,可以看出對用戶而言優質的內容吸引力是巨大的,用戶不是在跟著平臺走,而是跟著內容走。

平臺需要的內容掌握在創者者手中,好的內容才能使用戶付費,與其爭奪有限的創作者資源,找到合適的變現模式使更多人成為全職創作者雖然耗費精力更多但這是個良性循環。

但在都沒實現盈利的情況下企業們仍忙于競爭拼的你死我活,2019年B站凈虧損為12.88億,騰訊全年虧損30億,愛奇藝全年虧損為103億;巨額的虧損依然擋不住有企業進入分一杯羹,新的視頻平臺多數在加入競爭后便消失不見,出現和退場都沒有發出什么聲音。

總結國內視頻行業的2020年,做中視頻的目標是成為YouToBe,做長視頻的想成為Netflix,而之前不做視頻的平臺正在摸索中猶豫是成為前者還是成為后者。

阻攔他們無法實現目標的不是用戶不付費的意識,也不是市場環境的制約,而是沒有好的內容驅使用戶付費。

“倉稟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無法吃飽的創作者怎么專心于內容生產呢。

 

作者:藍莓財經,財經自媒體,個人微信號:615872972

本文@藍莓財經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中視頻的內容形式主要分為兩種,一是生活類內容如Vlog,二是知識科普類內容
    再補充一種,影視內容的短帶長也算中視頻的一種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