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貸的互聯網公司,不是“好公司”

2 評論 2500 瀏覽 6 收藏 14 分鐘

編輯導語:互聯網公司開始網貸業務的越來越多:阿里的花唄借唄、京東白條、微信微粒貸、蘇寧小貸,不僅這些平臺,美團、滴滴、拼多多、微博都能借到錢?為什么這些互聯網公司紛紛進入網貸市場?被網貸包圍的年輕人該何去何從?本文對這些問題展開了討論,一起來看看~

負債,已經成為這屆年輕人逃不開的陰影。

根據尼爾森發布的《中國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18 到 29 歲的年輕人中,有 86.6% 都在使用信貸產品,也就是說,只有 13.4% 的年輕人零負債。央視財經也發布了一份《2019-2020中國青年消費報告》,直接指出,這屆年輕人鋪張浪費,中了消費主義的毒,但身體卻依舊誠實。

一入網貸深似海。去年雙十一前夜,「負債者聯盟」沖進微博熱搜,這個豆瓣小組集結了因超前消費、遭遇詐騙、投資失敗等各種理由負債的一群人,他們抱團取暖,相互慰藉,可是至今上岸的仍是少數。

不過,年輕人越窮,互聯網公司似乎越開心。“富人”找銀行借錢,越借貸越有錢,“窮人”找互聯網借錢去消費,越消費越窮,這種商業循環下,“窮人”只會越來越多,不是進了你的口袋,就是進了他的口袋。

這些年P2P的頻頻暴雷炸死了那些網貸公司,然而這遍地的血腥,卻將更大巨頭們吸引來了。

劉強東曾說,京東金融本身是要幫助窮人,這話不假,窮人是目標用戶,但后一句“不是為了賺錢”,仁者見仁。

因為在艱難的2020年,幾乎所有的互聯網巨頭都或多或少的進入了網貸領域。大家的日子已經這么難了,巨頭們還這么想著借錢給需要錢的人,這種是一種什么精神?

一、沒有人能躲得開互聯網放貸

用了三年之久的墨跡天氣,辰辰最后決定卸載這款原本她比較中意的氣象服務軟件。近兩年,她發現墨跡天氣的廣告越來越多,覆蓋招聘、租房、二手房、二手物品、家政、生活服務等等,幾乎所有能夠植入的地方全都被植入了廣告。但是更令她不能容忍的是,現在貸款廣告激增。

每次打開墨跡天氣,類似“后悔銀行貸款早了,小米日息低至xx”、“最高貸款30萬,快至60秒”的廣告,就浮現在首頁。除了一些知名互聯網公司旗下的金融產品外,像靖鑫金融、速貸中心、一點投、厚澤貸款、小頂金融等等,她聽都沒聽過。

辰辰表示,“使用墨跡天氣就是為了看天氣的,這么多廣告還不如手機自帶的天氣服務”。

對于為互聯網金融打廣告的軟件產品來講,用戶有卸載的自主權,不過,如果都能一卸載了之,那用戶手中可以繼續使用的APP怕是不多。

根據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20 Q3用戶流量價值Top 50 App排行榜,其中33個APP都上線了金融產品。如攜程上線了自己的產品“借去花”、“拿去花”,驢媽媽上線了“隨興花”,飛豬在和招行一起推出聯名信用卡,就連負責導航的地圖APP,都設有貸款的入口。

一家咨詢機構的金融板塊負責人羅曉峰曾統計過,排名前100的流量巨頭中,“70%都開始了金融變現”,而剩下的大多也充當了為這些金融產品導流的角色。

互聯網借貸依附于這些國民級應用,即使借貸和其提供的核心服務完全沒有結合的商業邏輯,但是只要用戶使用它們,這些借貸服務或廣告就會無孔不入地出現在用戶眼前。當然,你可以說不主動點擊借貸的入口,可是刷抖音、刷快手或線下掃碼時,用戶依然逃不開互聯網金融廣告的“荼毒”。

前段時間,阿里、京東的互聯網金融廣告接連翻車。前者在國慶期間推出了一系列地鐵海報,其中一張內容是一個節儉的父親從花唄借錢,讓孩子過一個像樣的生日,而后者則玩“土味梗”,利用“農民工”、“老板”等角色營造虛假場景,植入誘導性廣告。

阿里美化借貸,京東低俗營銷,巨頭們的吃相引起了網民極大的不適,但這僅僅是互聯網金融廣告的冰山一角。

早在2019年,抖音平臺上已經出現了約50家左右的貸款產品,有媒體揭露,抖音放寬對金融行業廣告投放的限制,即便對于高利貸、暴力催收等劣跡平臺,依然一路開綠燈。2020年字節跳動傳出上市消息,稱其在國內的廣告收入有望達到1800億人民幣,這其中抖音貢獻了近60%,游戲、金融兩大廣告板塊是抖音最重要的利潤來源。

二、巨頭套路,既當又立

互聯網金融概念提出時,頗有些變革傳統金融、扶持弱勢群體的意味。在我國80%以上的老百姓和小微企業其實很難從傳統金融機構獲得金融服務,尤其是個體,年輕一代的消費需求和欲望空前膨脹,可消費能力卻被放貸、車貸等現實的焦慮制約。所以說很大程度上,在傳統金融面前這一群體是被忽視的。

而互聯網金融的出現,因為降低了門檻,被認為是實現普惠金融的最可行形式。

但是,時至今日,普惠金融變為了普遍負債。

多年前,劉強東曾在達沃斯論壇上談起做金融業務的初心:幫助傳統和新興的金融機構優化風控系統、降低壞賬率,而今,京東金融卻利用又俗又Low的廣告把手伸進還貸能力低下的下沉市場用戶;周鴻祎也曾信誓旦旦,想“踏踏實實做好安全領域的產品,不涉足互聯網金融”,可360金融凈利潤已然超過了三六零安全。

在金融這塊巨大的蛋糕面前,互聯網公司們頻頻變臉,可他們的壞更在于一面打著追求美好生活的旗子,鼓吹超前消費或借貸行為,一面則弱化代價,給用戶灌輸“一切問題都能用借貸解決”的意識。

家住長沙的一位95后小伙,對這種消費貸廣告早就習以為常,他覺得“手機上點幾下就能到賬,還能分期付款,日息只要零點幾,以前不知找誰借,現在是一機在手,應有盡有,這沒什么不好”。只是,他或許不知道按照這些借貸廣告中的最低日利率來算,年化利率未必低于傳統銀行消費貸款平均一年期利率。

引誘和美化借貸,互聯網巨頭們吃相難看,他們似乎也在變成一個個“吸血”的放貸公司。

為什么這么說?以360金融為例,早在2018年10月,360金融的核心產品360借條就達到了單月放款100億的規模,這一年360借條業務收入在360金融整體業務的占比高達83.09%。360借條是什么?就是面向普通用戶的小微信貸平臺,所以說360金融是一個放貸公司,并沒什么不合適。

當然,大至阿里騰訊,小至趣店拍拍貸,沒人會說自己是放貸的。早前,互聯網金融迎來一股改名潮,京東金融改為“京東數科”,玖富金科改為“玖富數科”,螞蟻金服改為了“螞蟻科技”。

去“金融”而凸顯“數字科技”,我們原本以為這將是一場增加技術基因的轉型,但事實是,這更像只是改個名迎合外部監管的舉動,互聯網金融的本質還是放貸。

三、互聯網金融拉大貧富差距?

去年9月,外灘大會主論壇上,凱文·凱利在回答一個問題時答道,金融科技的“超能力”還遠未用足,未來或許可以成為窮人和富人之間的“破壁機”。在他的設想中,未來AR和AI會讓金融科技變得看得見、摸得著,比如AI可以幫助我們一起聰明投資,區塊鏈技術可以幫大眾實現可信的公共賬本。

從科技的維度看,這個設想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從金融的維度看,其結果非但不是打破貧富差距,反而可能是加劇,當前國內互聯網金融便是如此。

2019年,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隨機抽取7萬份樣本,推算出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有5.47億人,1000-1090元的是5250萬人,1090-2000元的有3.64億人,滿打滿算,低收入群體的數量接近10億人。

在普惠金融的概念里,服務對象始終是“窮人”,然而這些年來無論是余額寶這樣的互聯網理財產品,還是P2P等網貸產品,互聯網金融實際上仍在為收入排前30%的群體服務。換句話說,龐大的低收入群體還沒進入到互聯網金融輻射范圍,只是在“全民負債”的氛圍下,被放大了受眾。

不過,互聯網金融尚未下沉到低收入群體,卻將很多中等收入人群或家庭推入負債困境,他們財富的減少,是貧富差距拉大的主要原因。

小韓大二時無意闖入了網貸世界,起初他并不擔心使用分期樂會帶來資金失控,因為家里給其準備了一筆不小的理財基金。可是迷上潮鞋和名牌包后,一個平臺的貸款顯然不能再滿足他的需求,畢業暑假時已經累計欠了20多萬。如果沒有父母的不斷兜底,小韓的資金鏈早就斷了不止一次,他把父母也拉入了負債深淵,讓自己徹底從“富二代”淪為“負二代”。

這種情況并不少見,在使用信貸產品的86.6%的年輕人中,其中工作90后占57%,工作95后為39%,在校學生的比例則為21%。正因為有父母兜底,網貸平臺才敢把錢借給在校學生或畢業不久的職場小白,可是他們背后的家庭卻要為子女的負債買單。

在金融市場上,低收入者是絕對弱勢群體,中等收入者屬于相對弱勢群體,前者本來就窮,后者則是在消費欲望膨脹和信貸的誘惑下越來越窮。

而互聯網巨頭們呢?依然在樂此不彼地挑動對立,縱容欲望。

比如前段時間有網友曝出,自己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美團外賣和美團買菜誘導開通了“美團月付”,欠款100多元。而后,更多網友自曝也遇到類似問題,所涉及的業務還包括美團的單車、打車等業務。而這并不是個例,而是整個互聯網巨頭都或多或少存在的問題。

令人擔憂的是,在行業亂象不引起反思的情況之下,互聯網公司利用金融手段收割用戶,或將越來越沒有底線,并終將走向失控的邊緣。

不過,這次最先失控的是可能正在瘋狂放貸的互聯網公司們。

#專欄作家#

歪道道,微信公眾號:歪道道(wddtalk),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獨立撰稿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作者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pexels,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網貸平臺借出錢不怕不還錢嗎

    回復
    1. 錢不是他們的,他們是中介平臺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