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的米聊強行“續命”2年后還是失敗,終究敵不過微信

0 評論 5636 瀏覽 1 收藏 11 分鐘

編輯導語:微信迎來了十周年,但是它曾經的競爭對手米聊卻迎來了倒計時。1月19日,米聊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變動,米聊將于2021年2月19日12點00分停止服務。米聊誕生的時候,微信還沒有出現,為什么它輸給了微信?本文作者從米聊的發展歷程出發,對其失敗原因進行了探究,一起來看看~

微信團隊正在廣州開講2021微信公開課的當天,小米旗下的社交產品米聊即將關閉的消息突然在社交網絡上爆出。米聊官網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變動,我們將于2021年2月19日12點00分停止米聊的服務。”

米聊的關閉并不顯得突然,早在2年前,米聊本來就有可能被關閉,但是小米并沒有徹底放棄它,而是在2018年6月發布了新米聊,新米聊不僅優化了聊天交互,還擴展了廣播的內容和趣味小游戲。小米強行為米聊“續命”2年,沒想到依然走向失敗。

01 移動社交的黃金時代

2019年1月15日,多閃、馬桶MT、聊天寶三款社交產品同一天發布,打響了“圍剿微信”之戰,這三款產品背后分別是字節跳動、前快播創始人王欣、錘子科技創始人羅永浩,外界對于他們的崛起充滿了希望,部分用戶對于微信、QQ已經膩了,因此,他們更希望能夠有新的社交App能夠替代微信、QQ。

就連騰訊自己也希望能夠在社交市場小試一番,連續兩個月內推出了包括貓呼、輕聊、回音、有記、朋友、歡遇和燈遇交友在內的7款社交產品。

隨著時間的推移,多閃、馬桶MT、聊天寶均已銷聲匿跡,“圍剿微信”的聲音亦逐漸消失,而騰訊自己的社交產品也未“出圈”。顯然,就當前的移動互聯網環境來看,誰要想成功做出一款成功的社交產品都不容易。

如果將時間線拉回到10年前,中國的移動社交市場正處于黃金時代。一方面,移動互聯網正處于起步階段,無論是硬件市場,還是軟件市場,機會很多;另一方面,互聯網行業的巨頭效應不明顯,任何創業者都有可能成功,社交市場同樣如此。

米聊的推出時間甚至比微信還要早。2010年12月初米聊開始內測,2010年12月11月,米聊發布了Android版,其后米聊陸續推出了蘋果的iOS版以及諾基亞的Symbian版。不到2年時間,雷軍就很高興地公開了米聊的數據,同時在線用戶數量突破100萬,累計用戶超1700萬。按照當時的成績看,米聊的數據非常喜人。

米聊的增速之所以如此之快,是因為當時的移動社交屬于新興市場,誰都有機會。除米聊外,比較知名的移動社交產品還有易信、來往、飛信、Line等,這些產品的推出時間不一,但是成長勢頭都很兇猛,易信上線11個月后用戶量就破億,僅僅一個月時間,來往的注冊用戶數已突破1000萬。陌陌用戶量突破2000萬只用了1年零4個月。微信未大成之前,無論是米聊,還是易信、來往等,看起來都有成功的機會。

02 狂奔的微信

CNNIC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我國手機網民規模為9.32億。騰訊2020年Q3季度財報顯示,騰訊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躍帳戶數為12.1億,同比增長5.4%。同樣是騰訊旗下且產品歷史遠遠超過微信的QQ月活僅為6.17億,前者幾近于后者的2倍。

毫無疑問,微信已成為中國用戶量以及用戶活躍度最高的應用。

米聊、易信、來往、陌陌的成長速度確實很快,但依然無法與狂奔的微信相比,當前者的注冊用戶量依然在千萬級別徘徊的適合,微信到2013年10月24日,用戶數就超過了6億,日活躍用戶1億。

除IM(即時通訊)功能外,微信陸續上線了微信小游戲、微信支付、微信紅包、微信搜索、微信小程序等功能,每一個新功能的推出,都將微信的用戶量和月活躍用戶數推向新的高點。到2015年末,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躍賬戶數達到了6.97億,面對用戶量如此龐大的微信,米聊、易信、來往、陌陌們只能望而卻步,陌陌最初在陌生人市場找到了定位,后來又依靠網絡直播轉型才徹底成長起來。

在微信這個巨型App面前,其他社交產品沒機會與它抗爭,甚至連QQ最終也被微信給徹底比了下去。微信的大成,徹底讓其他社交產品失去了生存空間,米聊也不例外。

03 米聊強行“續命”依然失敗

七麥數據顯示,米聊iOS版在2016年11月11日進行了更新后,產品近2年時間都未再更新,如此長時間未對產品進行更新在移動互聯網行業內通常意味著,公司已放棄了這款產品,關停只是遲早的事。外界也認為小米會放棄米聊。

2018年5月28日,米聊的一張海報讓它再次成為焦點,其海報上顯示,“我是米聊,我為更有趣的交友而奮斗。小米年度旗艦發布會,5月31日深圳見!”看起來非常像米聊會在小米新的發布會上再次亮相,然而,熱鬧并不屬于米聊。

小米遞交招股書后,雷軍曾在公開信中提到:“小米不是單純的硬件公司,而是創新驅動的互聯網公司。”顯然,雷軍想要外界將它對標成市盈率更高的互聯網公司,而不是蘋果。

招股書顯示,小米有18個月活躍用戶超過5000萬的應用程序,其中最主要的App就是小米應用商店、小米瀏覽器、小米音樂和小米視頻等。很可惜,在小米的招股書中,也未看到米聊的身影。

2018年11月28日,新米聊的8.0.0版在App Store上線,新功能的加入試圖重新讓米聊充滿活力,但這只是讓米聊延續了關閉的時間,并未改變米聊的最終命運,為何米聊變成“新米聊”后依然失敗呢?郭靜的互聯網圈認為跟幾個因素有關:

第一,產品側的劣勢。知名產品經理俞軍曾提到過,用戶價值=(新體驗-舊體驗)-替換成本。與成熟的微信相比,米聊即使更新后,依然不如微信有活力,微信看起來“臃腫”,可功能齊全,并且用戶關系鏈和用戶習慣都已形成,米聊并沒有絕對的領先優勢超過微信。

第二,小米對米聊的重視不夠。重視不一定能成功,但是不重視,絕對不會成功。

硬件仍然是小米的核心。小米集團2020年Q3季度財報顯示,該季度總收入達722億元,其中,智能手機收入為476億元,AIoT與生活消費產品部分的收入為181億元,互聯網服務收入僅為58億元,占小米總收入的8%。

對于小米而言,占據小米營收大頭的智能手機和AIoT與生活消費產品才是大頭,互聯網服務收入僅占很小的一部分,而米聊只是其中的一款產品,且自身又沒有足夠的造血能力,很難為小米貢獻高營收和月活等數據,小米很難會對米聊傾注過多的資源和投入。越是不重視的情況下,米聊就越難成功。

第三,微信優勢愈發明顯。與“佛系”的米聊相比,微信卻依然在向前奔跑。2018年Q3季度,微信及WeChat月活躍賬戶達10.825億,2年后,微信及WeChat月活躍賬戶依然增長了1.275億。面對微信的優勢,“佛系”的米聊很難在IM市場做出成績來。

對于用戶而言,現在的米聊就像曾經的塞班、天天動聽、蝦米音樂、網易論壇一樣,米聊最開始也是在小米用戶之間火起來的,如今的小米已成為一家市值達7908億港元的公司,很多用戶都用過小米手機,米聊就像那些關閉的應用一樣,代表著一種青春般的記憶,它的關停難免會引發一輪用戶的“緬懷”。

現在很難再聽到“挑戰微信”的聲音,但是在社交市場,無論是大巨頭,還是創業公司,都在進行著不同的嘗試,米聊沒了,人們對社交的需求卻不會停止。

#專欄作家#

郭靜,微信公眾號:郭靜的互聯網圈。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自媒體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科技自媒體成員,鈦媒體專欄作者,網易科技專欄作者。同時為多家雜志長期供稿。關注互聯網,關注TMT,用心做一個互聯網領域的原創狗。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