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3 評論 1939 瀏覽 6 收藏 38 分鐘

編輯導語:社交媒體的強大滲透力不僅僅體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在社會層面也有其立足之地。由于在社交媒體推特上頻繁發文以及推特對其競選的大力助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又被稱為“推特總統”,伴隨其下臺及前幾日的國會暴亂,特朗普的社交賬號已被關停。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這是一場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INDIGO 的數字鏡像(ID:indigo-dm)”,作者:JEDI LU。

 

2021年1月6日,美國總統 Trump 的支持者攻占了國會山,今年的這個開局實在太震撼。

就在其后的幾天里,Trump 的社交帳號相繼被平臺關停,就連加拿大的 Shopify 也關閉了他的選舉周邊網店。Facebook、Twitter 還有 Youtube 又一次充當政府部門,行使了他們的自我審查權,賽博封鎖,一片嘩然。

從去年的 BLM 騷亂和美國大選以來,關于社交網絡導致社會分裂的討論就一直處于北美輿論風暴的中央。在中國這邊,針對科技巨頭的反壟斷調查也在展開,大眾似乎已經對這些巨無霸們失去了信任。短短十年,印象從好到壞,這一切還得從社交網絡的興起開始說起。

本文主要討論了社交困境、社交網絡和科技的發展導致的社會困境,還有在這堵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方法的設想。由于生活在北美的原因,大多是北美這邊的服務和數據。

一、社交網絡的崛起

時光倒流十二年,作為中國社交網絡的先驅,很慶幸自己從零開始參與了中國初代社交媒體「微博」的打造。

那是 2009 年,Twitter 還在舊金山市郊的小破樓里面,只有三十多名員工,Facebook 剛剛用自己最得意的發明消息流(News Feed)干掉了 MySpace,坐上全球社交網絡之王的寶座。

在那之后,社交網絡這種把人通過好友或者關注關系連接起來,可以自由分享還能通過消息流來集中閱讀的產品形態,再加上移動設備迅速普及,把新聞媒體、博客和各種社群全面碾壓。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1 – 2004 – 2018 年全球社交媒體的用戶增速

在這十年時間里,Facebook、Twitter、微博(Weibo)、微信(WeChat)、抖音(Tiktok) 全部都破繭成蝶,而無辜的用戶卻搬進了這些平臺打造的信息繭房。

截止到 2020 年末的最新統計數據,全球 77 億人口,有 35 億已經接入了互聯網,其中 27 億都是社交網絡的用戶,Facebook 依然是社交之王。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2 – 2020 年全球社交網絡平臺月活躍用戶排名

Our World in Data 這個網站組織了一份全球社交媒體十五年來變遷的數據報告,非常全面,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這份「The Rise of Social Media」。

二、社交的困境

2020 年九月,Netflix 的最新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把社交網絡、個人隱私還有思想控制這些話題,推到了大眾輿論的頂峰。

這時美國剛剛結束 BLM “黑命貴” 騷亂,全球疫情沒有半點好轉,科技巨頭正在接受隱私和反壟斷調查,最重要的總統大選在即,社交網絡是選情輿論的主戰場。

紀錄片通過 Google 前員工 Tristan Harris(Design Ethicist – 產品倫理設計師)的視角,采訪了一批硅谷科技巨頭的前核心員工以及大學教授,用虛構的方式演繹了一個隱藏在社交網絡算法背后讓人脊背發涼的故事。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3:Aza Raskin –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

回想微博誕生的初期,它真的為我們創造過一些美好的東西,讓失聯的家人得以重聚,讓素昧平生的人們得到幫助,也讓有價值的思考可以快速傳播,真實的為我們帶來了有意義和系統性的變革。

相信這是所有社交平臺積極的一面,但我們確對它們消極的一面過度輕視了,這些負面的后果不是任何人刻意為之,這里沒有壞人 。

那么問題出在哪兒呢?

1. 利潤 – 商業模式的圍墻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4 – 現在廣告商為我們使用的產品付錢 廣告商是顧客 我們是被銷售的產品

在 Facebook 的社交廣告誕生之前,Google 的搜索廣告以絕對的優勢壟斷了互聯網廣告的市場。

但在 2011年之后,隨著移動設備和消息流這種產品形態的普及,Facebook 再次創造了廣告即內容,通過推薦算法把廣告插入用戶看到的消息流中,這次 Facebook 大獲成功,還裹挾著 Instagram 的用戶群體,把社交廣告適合種草和洗腦的特點,傳達給了每個廣告客戶。

社交網絡的這種商業模式,決定了它的驅動力來自于利用用戶數據,追求用戶停留時長。

你可能沒有意識到,所有的這些服務,他們都在競爭你的關注。因為你和你正在使用的服務一起,構成了平臺完整的產品,廣告主才是真正的顧客,他們花錢在平臺上采購你的時間。改變你的行為和認知,直到讓你接受廣告主的內容,這是平臺賺錢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通俗來講,這就是平臺“種草”的真實定義。這時你可能會有疑問,種草的不都是廣告呀?還有很多網紅達人也在做類似的事情。

對于平臺而言很簡單,有利于商業生態,可以提升利潤的平臺就會鼓勵他們,比如淘寶的達人和直播;如果不利于生態還讓平臺減少了利潤的,平臺就會封殺,比如微博限制用戶廣告內容的出現。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5 – 平臺通過內容來圈養用戶 提升廣告利潤

對你的行為有了更多的了解,平臺才能“喂食”你更多可能會讓你喜歡的內容,與此同時,相同內容傾向的廣告也會獲得你的更多關注。就這樣一次次的把用戶細分,用內容的投遞來圈養,廣告就能獲得更好的效果,平臺也能從這種投放的精準度上獲得更高的利潤。

在企業利潤的驅動之下,這個由其商業模式構成的內容圍墻,已經初步形成。

2. 隱私 – 平臺要你的數據

社交平臺的商業模式就是銷售“確定性”,要達到成功,你必須有優秀的“預判能力”,這里有一個必要條件,你需要非常多的數據。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6 -「監視資本主義時代」作者 Shoshana Zuboff, PhD

你在社交網絡上做的一切行為都在被監控、追蹤和評估著。平臺的幕后工程師們為我們的行為做出預判模型,那些擁有最優秀模型的公司就贏了。

還在推薦算法沒那么流行的年代,我們在微博產品里面最核心的指標就是用戶每天刷新消息流多少次,每天要看多久,雖然那時還在用很原始的人工推薦來喚醒用戶,但目標是一致的。

這方面 Facebook 做的非常出色 Instagram 也是,但在視頻時代,抖音(Tiktok)顯然成了隱私收集和推薦算法之王,Google 的 Youtube 也不甘示弱,加入了這個“預判模型”角斗場。

你每一次滑動手指下拉屏幕,都能看到新的內容來刺激你,就像玩老虎機一樣爽!在心理學上稱之為“正反饋”,在你的大腦中植入一個無意識的習慣,讓你在更深層次上被編程,你自己可能都意識不到。

所有的目標都由算法驅動,算法負責找到什么內容讓你看到,然后讓數據上漲,無限循環,平臺和你皆大歡喜!

這種操作就是“控制論”的完美演繹,通過反饋條件的逐步調整,讓你一步步向控制者的目標方向前進,有了你的隱私數據,社交圍墻才夠堅固。

3. 成癮 – 社交工具在誘惑你

作為人類,我們都有最基本的生物學欲望:“去和別人建立連接”,這直接影響著獎賞通路中的多巴胺釋放,這個機制背后是幾百萬年的進化讓我們聚集在一起的群居生活。

毫無疑問社交網絡這種載體,它會優化人們之間的聯系,自然也會有致癮的可能性。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7 – Tristan Harris 社交媒體不是原地等你使用的工具 它有自己的目標

網癮少年早就不是一個新鮮詞,但在社交網絡中,“癮”的表現形式更加豐富,五分鐘不看手機上的動態就會全身不自在,萬分在意別人給你的點贊和評論,每一張自拍都得P得十分完美。

我們管理自己的生活,是建立在獲得的完美感上,因為點贊這些短期信號給我們的獎賞,我們把它融合到現實的價值中,短暫的滿足后會讓你更加空虛,于是會再次這樣做,這會讓你進入惡性循環,你會想我接下來要做什么?因為我還想要這種感覺 。

有沒有覺得這種感覺特別像“毒癮”發作?

我們進化出在意我們社群中的其他人是否對我們有好印象的機制,因為這很重要;但我們的進化需要我們在意一萬個人怎么看我們嗎?我們的進化,不需要我們每隔五分鐘就獲得一次社交認可。

到這里為止,我們已經很完美的被社交網絡圍困,進入牢籠不可自拔。

這就是新的現實,社交網絡的平臺無所不在,我們離不開它,我們需要學會去適應,或者是去對抗。

但我們進化了幾百萬年的身體在短期內不可以能發生任何變化,而屏幕的另一端是成千上萬名天才的工程師和計算能力極強的數不清的服務器,他們有著與你不同的目標。

這個游戲 最終誰會贏?

三、社會的困境

我們正處在一個從未有經歷過的時代,這一點斯坦福大學知名政治學家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他那本非常著名的「歷史的終結」(The End of History)中也沒能預料到。

1938 年,人類有三種全球性的故事可供選擇;

1968 年只剩下兩種;

1998 年,似乎只有一種故事勝出;

2018 年,這個數字卻降到了零。也就難怪,那些在近幾十年主宰大部分世界的自由主義精英,現在陷入了震驚和迷惘。

——尤瓦爾·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 – 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

隨著科技破壞式創新的步調加速,這種迷失方向、末日將至的感覺還會加劇,為什么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誕生的科幻小說類型「賽博朋克」(Cyberpunk),在最近十年會如此流行。

自由主義的政治體系建立于工業時代,管理由蒸汽機、煉油廠和電視機所構成的世界,但面對現在的資訊科技和生物科技顛覆式革命,自由主義的政治體系就顯得無力招架。

1. 自由 – 算法在替你思考

每當你瀏覽網站、刷著頭條、看著抖音還有油管(YouTube)視頻、閱讀著 Facebook 還有朋友圈動態的時候,算法都會偷偷監控你、分析你,再告訴可口可樂,如果要賣給你什么冒著氣泡的飲料的話,該用的廣告模特兒是八塊腹肌的猛男,而不是身材火辣的美女。

你根本對這些一無所知,但他們對這一切卻是瞭若指掌,就像最開始分析的,這一切都在為廣告的利潤服務。

在全球的科技巨頭里面,感覺騰訊是最少用算法來優化內容推送去提高利潤的公司,至少你看到的朋友圈不是,那是他們手上有更上你上癮的產品 – “社交游戲”。

  • 算法是內嵌在代碼中的觀點;
  • 算法并不是客觀的,被某種成功的定義所優化;
  • 一個商業公司的成功需要算法,那算法就是商業利益,算法是利潤。

算法控制著我們能看到的信息,而很快權威的來源可能再次改變:從人類轉移到算法。

在過去,神的權威是靠著宗教神話所建立,人的權威是靠著自由主義這套故事所建立,至于即將到來的科技革命,則可能建立起大數據和算法的權威,同時完全推翻關于個人自由的信念。。

已經離開 Google 的 YouTube 推薦算法負責人 Gullaume Chaslot 這樣公開過:“越是兩極化的內容,越會明顯增加 Youtube 視頻的觀看時長”。

按照我個人的使用體驗來看,facebook 視頻推薦在這方面做得比 Google 更加出色,毫無底線。于是算法按照自己的目標,更多激進化、激化憤怒、虛榮和焦慮的內容被推薦出來,利用人類天性的弱點,成了算法演化的方向。

進化心理學早就指出,人類是個“敘事型”物種,立場決定觀點、觀點影響事實,全球接入社交網絡的 27 億人,都會看到不同的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實。

隨著時間推移,你會有一種錯覺,覺得每個人都認同你,一旦達到這種狀態,你就很容易被操縱了。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8 – 電影「希特勒回來了」

我們的技術形態和商業模式,創造了動搖和侵蝕社會結構的工具。去年美國的 BLM(黑命貴)運動,各種 COVID-19 謠言,類似的情況世界各地都在發生。

在社交網絡的推動下,兩個對立方不再相信彼此。現在想想,也許只有老一代的科幻片才會拍人工智能的機器會毀滅人類,但我們卻忽略了,人工智能的初級形態“人類算法”已經在運營并影響著當今世界了。

2. 平等 – 擁有數據才擁有未來

目前為止,這些盈利能力超強的科技巨頭,看來多半都採用「注意力商人」(The Attention Merchant)的商業模式:靠著提供免費資訊、服務和娛樂,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再把我們的注意力轉賣給廣告主。

然而,這些資料龍頭企業真正的目標,其實遠超過以往的注意力商人,他們真正的業務不是銷售廣告,而是靠著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取得了大量關于我們的資料;這些資料遠比任何廣告收入都更有價值。

隨著科技產品越來越多的接觸到我們的生物體征,你的行為數據流就會擴展成你的生物數據流,例如心跳、血壓還有你的核酸信息。要知道人和人之間的基因序列差異其實很小,只占整個基因組長度的 0.5%,分散在100萬個點位上。

我們知道這些差異,拿來和你的社交行為數據還有生物體征數據之間做 “全基因組關聯分析”(GWAS),這樣就能把你的長相、性格還有生物行為特征完全數字化了。

有了這些數據,還需要現在這種形式的廣告么?可能在過去兩百多年資本主義經濟模式下培育的消費和生產模式都會完全顛覆。

這種數據擁有和處理能力的指數級差別的社會,怎么會有平等?你的全身上下包括你的思維,在科技巨頭和政府面前幾乎透明。那么從現在開始,你還愿意把你的數據,在沒有任何約束用途的情況下,全權托管給他們么?

隱私和數據的保護,將會是未來十年乃至更長時間內,社會矛盾的焦點之一。

十年前,大數據還是個時髦的褒義詞,它代表著先進生產力,是你有力的武器,你手上的錘子。但現在,大數據卻成了貶義詞,它是我們泄露的隱私,堆積在科技巨頭的數據倉庫里,任由算法蠶食。

和全球其它國家一樣,中國的大型互聯網公司也在遭受前所未有的質疑,指責他們搞數據壟斷(大數據殺熟)、搞算法引流、搞針對性的虛假廣告,公眾正在變得不信任算法。

當科技巨頭拿著數據大錘藐視天下的時候,別忘了釘子可是會反抗的!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09 – 超級計算機的浮點計算速度在過去三十年提升了 40 倍

硅谷的 IT 精英圈有一種共識:我們正在建造一個超級大腦,接入網絡的所有的用戶都只是可以交互的神經元,你就像一個小的編程單元,算法通過你的行為去操作,去編碼,來服務于這個巨型大腦!你根本無足輕重,系統不會給你錢,也不會告訴你真相,你完全沒有自主權 。

Yuval Noah Harari 所預言的極有可能成為現實,技術進步和全球化非但沒能讓全球融合統一,還可能造成生物學上的“種化”(Speciation)現象:人類分化成不同的生物種姓,甚至直接成為不同的物種。

全球化讓世界在橫向上,抹除國界、邁向融合統一,但也讓人類在縱向上,分化成不同族群。就算是在美國和俄羅斯這樣不同的國家,執政的少數精英也可能決定攜手合作,共同應付大批平凡的智人。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四、我們如何從矩陣中醒來?

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也許是 Tristan Harris 和他的支持者們給出了的答案,喚醒大家對科技巨頭和社交網絡的警覺,還有他的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人道技術中心)組織,通過布道的方式,傳播“人道技術”的思想。

社會中最壞的東西 才是人類存亡的威脅

如果技術制造了公眾混亂、憤怒、無禮、彼此缺乏信任、孤獨、疏遠、兩極分化

讓人更分散注意力,無法集中在真正的問題上

那社會就無法自愈

The Social Dilemma

作為一名早期參與過設計社交媒體平臺的產品技術人員,總喜歡用一些模塊和設計原則的思路來表述問題。

下面這個 Digital Human Right(數字權利)設計七要素,靈感來自一個英國的創業團隊 IND.IE 的 Ethical Design(原圖采用 CC4.0 協議發布),我幫他們演繹了一下。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10:Digital Human Right 設計七要素

  • Decentralised(去中心化):減少完全中央集成化設計帶來的系統性失控風險;
  • Private(保護隱私):用端到端(Peer to Peer)加密的機制保護用戶的隱私;
  • Open(開放透明):核心算法開放透明,最好用 Open Source 的方式運作;
  • Interoperable(可協作性):用戶可以在不同的平臺之間自由切換,避免平臺孤立;
  • Accessible(可獲得性):所有信息都是可以獲取的,不能藏在暗處;
  • Secure(數據安全):完全保護用戶數據安全,沒有授權,外部無法獲取;
  • Sustainable(可持續性):避免成癮的誘導,可健康持續的使用。

考慮到科技日新月異,我們的數字資產增長太快,太多規范和倫理都跟不上時代的變化,直到他們反過來影響我們的生活為止。

關于“數字權利”這個概念,大家應該植入內心,我們可以時刻用這個準則來衡量技術、企業還有政府對你的影響,哪些是安全的、哪些是危險的、哪些是人道的、哪些是讓你成癮的。

1. 平臺的改良

我們是沒法勸說一個以賣廣告為生的平臺從良的,他們需要你的隱私來最大化廣告收入,這也是我們能夠免費享用很多服務而必須承受的代價。所以商業模式,決定了平臺對你隱私的貪婪程度。

1)把用戶數據鎖進盒子里

科技巨頭里面,基本沒有廣告業務的只有 Apple,他們的主要收入都來來自于銷售硬件和訂閱服務,你所有的生物體征數據(例如面部和指紋數據)會被限制在手機和手表的芯片里,需要設備之間共享的也安全的保存在 iCloud 里面,不會和第三方共享。

這也是 Apple 可以在最新的 iOS 系統里面極大程度的加強了 App 對用戶數據的采集,導致 Facebook 抱怨 Apple 的平臺霸權的原因,當然這種霸權是對用戶友好的。

2)隱私計算增強(PEC)

2020年的10月,全世界在科技趨勢預測領域非常著名的咨詢公司 Gartner,第一次將隱私增強計算技術(PEC)納入了它們預測 2021 年的九大重要戰略科技趨勢之一。

3)可信執行環境(TEE – Trusted Execution Environment)

在用戶和 APP 之間建立一個數據的隔離區,用戶所有的關鍵信息都是在這一片隔離區里進行存儲和計算的,APP 只能站在隔離區的外面,拿到隔離區里面給出的一些需求。

這樣一來,公司就沒有辦法未經用戶同意,悄悄地使用 APP 里的用戶數據了。Apple 應該是在這條道路上走得最快的公司,估計在未來版本的 iOS、macOS 還有全系列硬件都會加強這種特性。

4)端到端加密(E2EE – End-to-End Encryption)

幫助通訊兩端的用戶創建一個加密的安全通道,防止被第三方追蹤、分析和串改信息。

比如電子郵件兩端的安全加密,即時聊天 App 的安全對聊功能,還有 Cloudflare 致力于推動的 HTTP 3.0 Web 訪問加密服務,在安全通道內,你的運營商和第三方工具連請求的域名都沒法獲取,每一個數據請求都會得到加密保護。

5)安全多方計算(MPC – Secure Multi-Party Computation)

在無可信第三方情況下,通過多方共同參與,安全地完成某種協同計算。

即在一個分布式的網絡中,每個參與者都各自持有秘密輸入,希望共同完成對某個函數的計算,但要求每個參與者除計算結果外均不能得到其他參與實體的任何輸入信息。

在這樣一個環境中呢,任何一個想要使用數據的人,都要經過驗證,并且說明來意,才可以在規則范圍內使用數據。這樣既發揮出了數據的功效,也避免了數據被濫用,同時也可以為執法人員打開一個合理的窗口,維護這個數據世界環境的秩序。

6)智能開放(Intelligently Open)

開放算法的透明度,讓公眾審查,也許是能夠重新贏得信任的好方法。

英國國家學術院院長,也是上議院議員和哲學家,奧諾拉·奧尼爾(Onora O’Neill),她提出的概念叫“智能開放“,這也是 Digital Human Right 設計七要素之一。開放的算法決策應該滿足下面這四條要求:

  1. Accessible(可獲得):信息是可獲得的,不能藏在暗處;
  2. Understandable(可理解):決策過程是可理解的;
  3. Usable(信息可用):信息是可用的,比如說格式得統一;
  4. Assessable(可評估):決策結果是可評估的,允許別人事后評估這個算法有沒有做出不公正的決定。

其實這四點是可以做到的,而且做到了也并不會傷害公司的競爭力,這個概念的引用來自于「讓世界講得通 6 – 得到」萬維鋼。

無獨有偶,就在 Trump 被科技巨頭們“賽博消失”之后,Facebook 突然宣布要更新 WhatsApp 的隱私協議,把用戶數據分享給 Facebook。

這時 Elon Musk 的一條推文就讓雪藏已久的 Signal 制霸 AppStore 全北美 Free Download 的榜首,到今天依然是,而且美股同名的生物科技公司股票在當天也上漲了快 20 倍!

從社交困境到社會困境 / 數字圍墻下的生存法則

圖 11 – Signal 的爆發

Signal 是一款由 Signal Foundation 維護的通訊應用,創辦人是 Moxie Marlinspike 和 WhatsApp 前聯合創始人 Brian Acton。完全開源、協議透明、去中心化、端到端加密,基本滿足 Digital Human Right 的全部要素,感覺這是一款來自未來的服務。

投資建議:從你看到這篇文章開始,所有關于網絡安全、隱私增強、可信計算的技術還有公司,都應該留意起來,挑選一兩只,放入你的股票或者企業投資清單,未來五年,大有可為。

2. 政府的立法

公司專注于掙錢,為股東創造利潤,合情合理;但不合情理的是在沒有監管、沒有規定、沒有競爭的無限壟斷的情況下,公司實際上在充當政府部門,然后他們還說:“我們可以監管自己”這怎么可能?

類似這樣的公司自治的故事,在 2020 的美國越演越烈,最后在賽博世界里面全面下架 Trump 的數字身份達到高潮。

1)數字資產稅

兩千年前,一名戰俘被當作奴隸,估計他會覺得天經地義;而再過十年,企業為持有用戶的隱私數據而納稅,估計也會天經地義。

以現在的情形來看,這是一個極有可能實現的征稅形式,至少歐盟已經開始準備對 facebook 還有 Google 們收取額外的 10% 年度利潤作為罰款,因為他們侵占了歐盟公民的個人隱私,還把很多數據傳回了美國的服務器。

對于世界各國的政府,可以對數據收集和處理征稅,讓科技巨頭們持有的數字資產量也成為他們的運營成本,也許是個簡單粗暴但行之有效的辦法。

問題是沒法合理評估數字資產的價值,一些看似廉價的數據卻能夠通過算法加工變廢為寶,但有勝于無,現在的稅收形式就是在保護科技巨頭和億萬富翁的利益,并沒有保護用戶和國民的利益。

2)代碼即法律

整個 2020 年內,占據媒體焦點的事件數不勝數,但美國國會多次針對修改 230 法案的聽證會,從來都是熱點中的熱點。

這部誕生于 1996 年的”通訊規范法案“中的第 230 條 – “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無需為第三方用戶的言行負法律責任”,在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件之后,應該很快就要被廢除或者用新的法范來替代了,這是好事!其實歐盟在前兩年就通過了隱私法案,美國的腳步還是慢了點。

借用一個“區塊鏈”世界的理想概念,代碼即法律,區塊即正義。現代的法律是寫給人解讀的,未來的法律很有可能是寫給(約束)代碼的。

無論有多么烏托邦,至少 Bitcoin 的網絡在沒有任何主權政府做背書擔保的情況下,僅僅只通過 Decentralised 的架構和極度 Secure 的加密,還有自身的代碼規則,就讓人對它產生信仰,這是二十一世紀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算法信仰”,而且市值已經接近 7000 億美金。

按照 Digital Human Right 的設計要素,有了 Open、Interoperable 和 Accessible 這三個特性后,通過外部代碼來約束平臺算法,也是有可能實現的。

3)用教育來防御

類似 “Center for Humane Technology” 這樣的公益組織,他們的目標就是向公眾普及算法道德和數字人權的概念。這方面政府也不應該缺席,至少也能參與資助,如果能夠在公共的教育系統里面播下防御的種子,那就會像疫苗一樣可以抵御部分算法的入侵。

相信未來的 Digital Native(數字化的下一代)會比我們更有鑒別能力,我們與算法的對抗,就像是身體與病毒之間的對抗,這也是我們生物演化的一部分。

3. 開放的頭腦是對抗算法的最后防線

你無法抗拒這個趨勢到來,但你可以改變自己的行為。

雖然知道自己是肥料,但還是能在獲取網絡的營養之間找到平衡。除了不能征稅和立法,上文提到的方法你都是可以使用的,那七個要素可以用來判定一個網絡服務是否安全、有沒有在耗費你的心智讓你成癮。

大部分人還是對不確定性充滿恐懼,服從了自己的惰性。他們把自己封閉起來,拒絕接受新事物和相左的意見,因為這樣看上去很安全

耶魯大學研究者丹·卡漢(Dan Kahan)曾經做過一系列關于確認偏誤的研究,他們發現凡是擁有“科學好奇心”(Science Curiosity)的人,都不容易陷入確認偏誤,換句話來表達,他們更加開放,樂于接受不同意見。

好奇心強的人喜歡打聽對方陣營的人是怎么想的,他們越打聽就越互相了解,越互相了解就越減少隔閡。你要是說的有道理,他們可能會改變自己的觀點,接受你的觀點。

好奇心強的人平時喜歡紀錄片而不是明星八卦節目,他們讀自己專業以外的科學書籍,他們非常喜歡那些帶給人驚訝的、挑戰世界觀的話題。面對矛盾,他們不但不焦慮,還會覺得很有意思。

算法會根據你的心智來建立預測模型,但你用思維的開放性和多樣性,就能很容易的擊穿它,不至于被困在數字的牢籠里。信息的繭房或許能困住大多數人,但它們鎖不住辨識能力強大和頭腦開放的你!

參考資料:

  • 電影「The Social Delimma」Netflix
  • 圖書「The Age of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 監視資本主義時代」Shoshana Zuboff, PhD
  • 圖書「21 Lessons for the 21st Century – 今日簡史」Yuval Noah Harari
  • 圖書「Attention Merchant – 注意力商人」Tim Wu
  • 電影「Er ist Weirder Da – 希特勒回來了」
  • 網站「Ethical Design」 IND.IE
  • 網站「Our World in Data」
  • 音頻「讓世界講得通 – 得到」萬維鋼

 

作者:JEDI LU,微信公眾號:INDIGO 的數字鏡像,播客:西岸偏北 West Coast Talk

播客原文鏈接:https://indigos.me/2021/01/from-social-dilemma-to-society-dilemma/

本文由 @JEDI LU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Pexels,基于 CC0 協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是因為顏值還是顏值??

    回復
    1. 沒錯,就是因為顏值~( ̄▽ ̄~)~

      回復
  2. 為什么就你的頭像可以動起來?????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