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豆瓣,因吃瓜火了

3 評論 3167 瀏覽 3 收藏 11 分鐘

編輯導讀:這幾天的網民,仿佛是瓜田里上躥下跳的猹,吃瓜吃得不亦樂乎。如果要追溯吃瓜的源頭,當屬豆瓣。這個一度被認為是影視書籍“試金石”的豆瓣,現在正在淪為吃瓜陣地。本文作者對此展開了三個維度的分析,希望對你有幫助。

1月20日,豆瓣又崩了。

在互聯網市場,網站崩了并不是什么新鮮事,短時間內網站訪問量超出服務器的承受能力、服務器遭遇惡意攻擊破壞,均有可能導致網站崩潰,網友們也已經見怪不怪。有意思的是,豆瓣網站崩潰實在是過于頻繁,而且“豆瓣崩了”似乎成為了娛樂場里驚天消息即將曝光的預示。

當然,也有新用戶會因為豆瓣崩了而感到不快,但這樣的情緒很快被老用戶們高呼“阿北,趕去升級你的服務器”的調侃氛圍同化。不得不說,豆瓣用戶真的是很“雙標”,對豆瓣出錯的容忍性極高,對其他娛樂八卦消息卻一定要翻個底朝天。

毫無疑問,這次娛樂圈小花代孕風波中,孩子的出生證明、離婚官司等證據均出自豆瓣,徹底暴露了豆瓣已淪為吃瓜陣地的事實。且“豆瓣崩了”已經不是個說明豆瓣網站服務器承受能力差的壞消息,而是告示眾人前來吃瓜的“大字報”。

一、專業吃瓜陣地

隨著互聯網行業的快速發展,消息傳播渠道越廣、速度更快,加上各類線上社交平臺崛起為人們參與熱點消息討論提供了渠道,網友們很快適應了“言論自由”的互聯網環境,并時刻制造、挖掘、關注新消息。

網絡世界中,看瓜、吃瓜是千萬網民對自身關注、探討娛樂圈八卦消息的一種自嘲,而這樣的自嘲態度也體現出娛樂八卦、明星緋聞對很多90后、00后網友們有很強的吸引力。這也不難理解,常泡網上的90后、00后群體多是追星一族,對娛樂八卦最為關注。

而要論及哪個社交平臺是最佳吃瓜陣地,微博、豆瓣各有優勢。

微博淪落為吃瓜陣地的原因很簡單。一來,微博是國內最大的陌生人社交平臺滿足了人們交友需求,微博熱搜榜更是制造輿論的源頭;二來,微博聚集了龐大的明星、網絡紅人和娛樂記者等關注度高的群體,稍有風吹草動就會成為輿論焦點;三來,微博活躍用戶量不亞于知乎、貼吧、陌陌等社交平臺,小消息一傳十,十傳百成為了“大瓜”。

如果說微博淪為吃瓜陣地是無心插柳柳成蔭,那么豆瓣的平臺定位和運營模式則促使它成為了新的輿論場。

一方面,定位于興趣社區的豆瓣,擁有良好的社區氛圍和龐大的黏性群體,而且其興趣小組模式讓討論變得私密而自由,間接為吃瓜群眾打造了良好的吃瓜環境。另一方面,興趣相同的用戶已在豆瓣上建立了無數個吃瓜小組,擁有25萬組員的大型八卦陣地——豆瓣鵝組,更是被神話了。

另外,豆瓣鵝組挖出的爆炸性八卦只多不少,常年積累的八卦內容足夠新用戶“享用”,因此從微博發現瓜,順藤到豆瓣看瓜、吃瓜,已成為吃瓜群眾的日常。甚至,有傳言各大娛樂公司親自下場評控,在豆瓣上大量刪帖……

種種跡象表明,用戶打開豆瓣吃瓜的意愿,比打開豆瓣寫影評、打分的意愿高,當初以影評、書評以及大眾打分機制起家的豆瓣,漸漸失去其原有的評分價值。

二、口碑大不如前

眾所周知,豆瓣網站里的書籍、電影、音樂等作品的信息、評論都出自用戶,而這樣的做法可以最大程度的培養用戶“主人翁”意識,也就保證了用戶每一條評論都是真情實感的流露,從某種程度來看豆瓣點評最接近于大眾審美。

也正是在這樣自由開放的點評空間里,豆瓣書影音評分足夠代表群眾意志,成為人們決定是否觀看影片、閱讀書籍、傾聽音樂的標準,越來越多的人以豆瓣評分作為判斷一個影片或者書籍的好壞。

這樣一來,豆瓣評分關乎影視、書籍作品的票房和銷量。

以2019年上映的《上海堡壘》為例,作為流浪地球之后人們最期待的科幻片《上海堡壘》有很好的群眾觀影基礎,加上有流量小生鹿晗的加持很容易成為爆款。不曾想,其上映后在豆瓣獲得低于3分的成績,被指“爛片中的爛片”,最終僅獲得1.2億票房,無數投資打了水漂。

時至今日,很多影視公司在標榜自己影視作品是優品的時候,習慣帶上“豆瓣高評分”,這也證明了豆瓣評分在影視市場舉足輕重的地位,豆瓣也就成為各大影視劇制作發行公司的必爭要塞。

不過,隨著豆瓣評分商業化氣息越來越濃,有關評分造假的消息接二連三出現,豆瓣評分口碑已大不如前。

其中,最具爭議的事件當屬《流浪地球》高贊好評被收買改為差評,眾人憤憤不平在各大應用商店給給豆瓣APP評了一星。雖然,豆瓣官方微博多次發布消息表示:“不存在“高贊好評被收買改為差評”的情況,而且評分大幅修改屬于非正常評分,不會計入總分。”但輿論風向并沒有變得更好。

再有,貓眼電影、淘票票等票務平臺均推出了評分機制,甚至愛奇藝、騰訊視頻等在線視頻平臺也推出了,好評榜單、熱播榜單,為評判一部影視劇的好壞增加了更多判斷依據,觀影用戶也不再非豆瓣不可。

總之,豆瓣在眾人眼中已經不再那么純粹或許是其走衰的開始。

三、依舊苦于商業化

來豆瓣吃瓜的人越來越多,但豆瓣商業化仍是個迷,且距離豆瓣獲得第三輪融資已過了十年之久。

據悉,2006年,豆瓣完成第一輪200萬美元融資,投資方是聯創策源;2009年,豆瓣獲得第二輪千萬美元投資,投資方為摯信資本和聯創策源;2011年,豆瓣網完成第三輪5000萬美元融資,投資方分別為摯信資本、紅杉資本和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

在PC互聯網時代,豆瓣網、人人網、天涯社區等平臺鼎盛一時,而今人人網賣身、天涯社區沒落,獨留豆瓣見證了微博、微信的崛起,抖音、快手的火熱,自身卻苦于商業化遲遲沒有新進展。

一來,豆瓣一再錯失知識付費、短視頻等風口,被知乎、抖音等后來者超越。

2016年知識付費概念正火,微博、知乎、喜馬拉雅等平臺乘風口而上賺了個盆滿缽滿,彼時坐擁無數紅人、大V以及過億用戶的豆瓣,被外界認為是知識付費市場最有利的爭奪者,但因其毫無作為錯失了風口。

同樣的,短視頻正火的當下,B站、微博、微信等平臺紛紛加碼視頻業務,而豆瓣依舊云淡風輕,一些用戶也就逐漸流失到微博、抖音、微信等與時俱進的社交產品,豆瓣用戶停留時長也在縮短。

二來,僅憑廣告以及為電商平臺、票務平臺導流分成“養家”,豆瓣增長空間有限。據悉,豆瓣的廣告產品主要包括展示類廣告、品牌小站和豆瓣FM中的音頻廣告。可即使廣告形式繁多,豆瓣仍是廣告露出較少的平臺之一,而且靠給當當、亞馬遜導流獲取分成并不是長久之計。

或許早前放棄良好的商業化條件,換取好口碑和忠誠用戶是豆瓣自身的選擇,但在瞬息變幻的互聯網市場,優勝劣汰是市場規律,未來豆瓣必須抓住市場機遇、開通多元化的變現渠道,才能長期屹立不倒。

最后一問:與微博同行,淪為吃瓜陣地的豆瓣,會變得更好嗎?

#專欄作家#

劉曠,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海南三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購團邦資訊創始人、知名自媒體。國內首創以禪宗與道學相結合參悟互聯網,把中國傳統文化與互聯網結合,以此形成真正具有中國特色的互聯網文化以及創新精神。

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泛興趣社區陣地是極難被商業化的,豆瓣、虎撲、貼吧就是其中的典型。主要原因是內容幾乎全是UGC,且是價值型不高的UGC,內容無法吸引用戶付費(反例是知乎)。其次這類社區無法打造靠譜的社交鏈,你很難有現實的朋友在上面玩,同時社區內用戶差異較大很難發展成長久的朋友,這就導致用戶普遍歸屬感和依賴感不強,產品難以制定穩定的付費點。

    回復
  2. 阿北說過豆瓣不考慮過度商業化,不知道你們在擔心什么。。。

    回復
  3. 豆瓣鵝組都快70萬組員了,作者是不是吃瓜走錯組了……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