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現在的社交App特別喜歡提醒我們回憶過去?

1 評論 8053 瀏覽 12 收藏 19 分鐘

編輯導語:文章以智能手機和社交軟件對用戶過去所發布信息的存儲和再現為例,對諸如“那年今日”這樣的功能與技術是如何影響用戶體驗、重塑用戶記憶的展開了分析討論,與大家分享。

網絡世界一直在追求內容的新鮮感和時效性,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幫助用戶追溯過去的記憶也成了許多媒體、平臺與智能設備的彩蛋型功能。

于是,在算法的幫助下,過去的行動痕跡不斷被數字化,成為“新”內容。越來越多產品設置了諸如“那年今日”這樣的功能,試圖響應人們對往日關鍵節點的懷念或好奇。

不過,這些功能也可能制造尷尬,比如在一個不合時宜的節點給用戶推送了前任的照片……

01 現狀:你我每天都在穿越時空

回想五年前我們拍下一張照片或發表一段文字的經歷,在這一用媒介“記錄”的過程中,數據被儲存下來,并能在五年后帶給我們新的想象空間。

這種將過去的信息進行定時推薦的行為,如同給未來的自己寫信一樣,為人們構建起一條時空隧道——先是過去的東西“穿越”到了現在,隨后人們在當下的思緒又因為這樣一條信息而“穿越”了回去。

今天的網友或多或少都體驗過這種“穿越”的經歷,因為開發類似功能的產品實在有點多。

比如主打整合記憶的社交媒體Timehop,特色功能的就是放大“舊記憶”。該平臺會在用戶允許后抓取用戶的社交媒體內容并像人類的大腦一樣將記憶儲存,當用戶在某一天打開軟件,他便可以通過Timehop平臺查看過去幾年記錄在社交媒體上的“回憶”。

Timehop的公開宣傳圖

國內也有一些專門以過往經歷為線索吸引用戶的社交軟件——用戶可以上傳自己的若干張照片,App會根據照片所附帶的地點、時間等信息,匹配到同年同月同日出現在該場景(或類似場景)中的人。

與此同時,一些更知名的社交軟件也在幫助用戶記住或喚起許多過往。如Facebook通過回憶功能幫助用戶重新訪問一年前甚至五年前發布的帖子與圖片;Snapchat的回憶功能幫助用戶重現一年前發布過的快拍;Instagram有時會向用戶推送諸如“查看來自4年前的今天的帖子”的通知,QQ的“那年今日”功能會提醒用戶查看曾經發過的說說,分享過去的感動。

在數據密集型社會中,除了社交媒體,智能設備本身也成為了人類存儲和再現記憶的實質性、象征性和功能性工具。例如蘋果手機中“您有新的記憶”或“過去三周的最佳回憶”等通知。這些功能嵌入在手機的“照片”應用程序中,將算法與記憶融合,編排并呈現用戶記錄下的照片與視頻。

02 溯源:全面理解技術對用戶記憶的影響

1. 記憶變得更加真實——那年今日的時間邏輯

社交媒體的“那年今日”式功能早有前身,即PC時代常見的“歷史上的今天”,前者可被視為專為用戶個人定制的“歷史上的今天”,這種周年紀念的形式,影響了許多產品。

如今,在算法技術的作用下,周年紀念將越來越多的社交經驗和日常活動囊括其中,這些事件被納入以一周年為單位的時空循環,從而產生一種慶祝和分享的記憶。

在技術上,周年紀念的算法邏輯是從一個人的移動設備或社交媒體賬號中整理一個人過去的數據內容,并在周年紀念時將這些數據重新顯示為“內存”。通過這種技術與邏輯,算法試圖將某個過去的記憶定位為重要的時刻、突出的時刻或值得紀念的時刻。

這樣的算法記憶技術將過去的事件、故事、意義和記憶構筑成框架,在特定的時間最大程度地提高用戶參與記憶的體驗。這個記憶框架內,每一個平凡的事件都可以成為一個特殊的記憶。

Timehop聯合創始人Benny Wong認為,“那年今日”的周年紀念框架構成了媒介內存中時間對齊的效果,過去和現在將以對比和平行的方式出現。以一年為單位的循環邏輯能夠讓人們以更敏銳和更真實的方式去感受記憶,在面對同樣的季節、氣候、日期,對記憶的感知會變得更加具體,更加即時。

因此,“那年今日”的回憶功能有助于營造一種即時性、敏銳性,就像記憶與身體被同時帶回到原先的記憶環境中一樣。

2. 回憶被排列組合——算法對記憶的智能化整理

如今,使用智能算法來查找數據不再只為單一的專業領域所用,人工智能技術對數據的組合分析已經擴散到各個行業,其中包括社交媒體和人們的日常生活。

正如機器學習與識別技術已廣泛地參與到社交媒體的記憶存儲中,技術正在自動且有條理地幫助人類再現“過去”。它們可以分析每張照片中的內容,并標識其視覺特征,無論是建筑、動物、物品還是人臉。通過對代表人類記憶的圖像內容進行智能分析、自動組織,對“過去”的智能化整理成為可能。

例如蘋果公司利用計算機視覺(例如圖像和面部識別技術)區分手機內的照片,算法可以解構每張照片的內容組成,從而“自動為你最有意義的照片和視頻創建精選的照片集”。當你點開“照片”應用中的“為你推薦”板塊,你會發現算法已經自動為你將過去組合、分類,創建了名為“自然”“美食”的照片集。

圖片來源:派派的手機相冊

此外,同樣的圖像識別技術也能在谷歌相冊內看到。谷歌相冊可以在照片中識別出人物、地點、事件、面孔、著名的地理區域等類別圖形地標,比如生日、名勝古跡、寵物等,從而更好地歸納整理照片中正在經歷那些回憶。

3. 讓過去“活著”——記憶共享與提醒功能

當互聯網社交成為趨勢,越來越多的社交媒體已經將回憶功能與其社交屬性連接起來。

Timehop在其主頁中宣稱其平臺目標是幫助用戶與過去的人們建立新的聯系,并主張和朋友們共同慶祝過去的美好時光。Facebook回憶功能中也向用戶注明“只有您能看到,除非您共享它”。此外,Google相冊和QQ相冊提供的“共享相冊”則支持將上傳的內容與朋友和家人共享。

如此可見,社交媒體下的算法記憶技術擁有一種參與邏輯,即“抓住當下,不斷與他人分享。”

有學者認為,記憶是對存在的“二次修訂”,也就是說,過去、現在和未來是一個不斷變化的動態過程。社交媒體的互動與分享性質允許了算法記憶在媒介中進行不斷傳播、交換、從而產生動態變化。

在記憶共享的過程中,擁有同樣記憶的社群將自然地被融入在彼此的記憶敘事當中。在這樣的融合下,人們可以形成新的交流形式,相同的記憶連接了過去的友誼,因此“過去”便始終存在于現實當中。

算法記憶共享也影響了人們建立個人的自我認知與身份的過程。羅格斯大學的教授阿拉姆·辛賴克(Aram Sinnreich)稱,Timehop這樣的回憶記錄軟件影響了人們的自我認知,通過這樣的軟件,我們不僅可以從內部看到自身的角色形象,也可以站在外部角度看到我們的多元形象。

在共享與被共享的過程中,我們對自身形象的認知可以被重新定義。因為共享允許我們看到在他人記憶中的自身形象,以及對過去的見證與認可。這是一種重新看待自己并記憶自己的方式,“過去”的記憶將重新存活于“現在”。

此外,前文所提到的機器學習與識別功能同樣能夠賦予“過去”更多的活力。這些功能不僅可以存儲人們記憶數據庫中的圖片與文字,還能夠主動提取數據,在恰當的時刻提醒你回望過去。

保存在云端的圖片與文字不再是躺在儲存設備中休眠的數據,在算法的幫助下,“過去”將始終活躍地存在于當下。

4. 開始期待過去——算法喚起記憶帶來的驚喜

從現在到過去,有太多的大事與小事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然而,人類大腦的記憶力無法比擬計算機龐大的儲存空間,我們無法記住曾經發生過的每個瞬間,也無法定期將過去的記憶喚醒以回望過去。

然而,社交媒體的算法記憶技術卻能夠幫助我們“期待”過去。這種期待來源于算法技術對內容的智能化整理與分類,也來源于人們在面對過去時的情感訴求。

社交媒體于移動設備上的回憶功能將過去的記憶整理并重新呈現給用戶,例如來自社交媒體的通知——“這是五年前的回憶”。

對于用戶而言,看到五年內曾上傳的照片合集是一個尷尬與驚喜并存的過程。當算法重塑過去,我們通過社交媒體看到的是時間上數字的增量,以及增量所衡量的改變。

也許我們會看到年齡的成長、體重的變化、身邊人的來來去去。算法記憶對回憶的重現能夠將時空延伸,提醒我們曾經歷的一切,這些回憶并不只是對過去的單純記錄,還是對我們曾參與生活的積極暗示。

此外,“那年今日”式功能不僅是重大事件的里程碑,也是每處生活痕跡的記錄者。通過社交媒體的回憶功能,也許你能夠回憶起某一年的今天,曾與朋友在路邊發現一個好吃的小吃攤,或是回憶起因小事而發過的一句牢騷。

這些平凡的圖像和帖子可以幫助淡化人生中那些重大事件的強度,讓生活中的“小確幸”不會被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所淹沒。對于人們而言,我們很可能永遠不會主動想起每一件小事,但是算法與儲存空間能夠讓我們對過去始終抱有期待。我們期待于重新感受過去的某一樁尷尬或震驚的回憶,也期待于看見我們在時間的發展中成長了多少又如何保持初心。

5. 刪除信息等于刪除記憶——刪除被賦予了新含義

凡是有“存儲”的地方,就有“刪除”。

當我們越來越多地習慣于利用媒介形成數字記憶時,我們不僅要思考“過去”是如何被記住的,更要思考的是記憶如何被遺忘。不同于人腦對記憶的處理,我們強硬地逼迫自己忘掉一件事情,但在面對數據時,刪除被給予了新的含義。

當社交媒體成為儲存記憶的場所,刪除不再是簡單地整理文檔,或是刪除圖像或帖子。相反,刪除已經和記憶與認知緊密地糾纏在一起。對于社交媒體的使用者而言,上傳的每一條內容和照片都是潛在地儲存記憶。

因此,刪除在記憶數字化的邏輯中等同于失去記憶。換句話說,刪除被理解為一種使過去的某些方面不可見的手段,或者至少是確保他們不會在未來的時刻再次浮出水面的方法。

試想當感情生活中,當情侶分手,一方是否會刪除另一人在其社交媒體平臺的所有痕跡?當一人開始一段新的戀情,伴侶是否會認為,刪除與前任有關的所有內容與照片才是消除對前任記憶與感情的體現?

在定義刪除存在的意義時,柯林·庫普曼(Colin Koopman)在他的書《我們如何成為自身的數據》中提到,刪除將存在越來越多的爭議。隨著人們越來越多地“糾纏在數據中”,我們在數據中扮演的角色變得越來越復雜。

如今人們的生活由數據構建,即意味著數據能夠詳盡地展示用戶的想法與人格。數據成為了人在社會生活中的一部分。因此庫普曼認為,刪除的概念實際上引起了一種存在性的害怕。當人們不斷地創造數據并被數據所改變,刪除某項數據則可以被看作是一種暴力,對自我的篡改,甚至是對他人的去除。

03 反思:人的主動記憶能力會被壓縮嗎?

算法記憶已經成為了一個棱鏡,通過它,我們可以看到技術正在改變我們的媒體格局與記憶環境:不斷發展,變得更快,更輕松,更聰明,更自動化,更親密,更具啟發性,更具預測性。

然而,當技術越聰明,大眾則越懶惰。格拉斯哥大學的安德魯·霍斯金斯教授(Andrew Hoskins)在他的新書《數字記憶研究》中,探索了數字時代用戶對智能手機、搜索引擎和社交媒體的依賴如何以各種方式影響了大家的記憶力。

他認為數字技術時代有可能永遠改變人類記憶的方式。我們的大腦不再需要活躍地記住與回憶,因為在算法時代我們只需要上傳與檢索便可以想起一切。然而,當大眾不再依靠大腦記憶,未來人類的進化模式是否會發生改變?

此外,當在社交媒體記錄生活成為一種必需品,我們對經歷的體驗感也會隨之發生變化。視覺化改變了我們對信息的處理方式,如今我們只需要感受由視覺美學帶來的生活滿足,卻忽略了主動記憶的過程和感受。記憶變成了以分享為導向的行為,而不是以過程為導向的體驗。

因此,在技術驅動的時代,我們享受技術給我們帶來的新奇體驗的同時,也許更需要思考我們的記憶力與感受力是否在技術的改造下正逐漸變得脆弱。

參考鏈接:

  1. http://etheses.whiterose.ac.uk/28341/
  2. https://www.timehop.com/
  3. https://www.nytimes.com/2012/01/08/fashion/timehop-a-new-online-service-tells-you-what-you-were-doing-a-year-ago.html
  4. https://journals-sagepub-com.ezproxy.bu.edu/doi/full/10.1177/1461444820914874
  5. https://www.sundaypost.com/fp/we-no-longer-need-to-remember-how-the-digital-age-is-transforming-our-memories/
  6. https://blog.prototypr.io/facebook-memories-the-research-behind-the-products-that-connect-you-with-your-past-f9a1d8a49a43
  7. https://journals-sagepub-com.ezproxy.bu.edu/doi/full/10.1177/2050157914565846
  8. https://medium.com/swlh/social-media-wont-save-all-your-memories-1683aea087fa
  9. https://search-proquest-com.ezproxy.bu.edu/docview/217777770/fulltextPDF/75CF847A04014F78PQ/1?accountid=9676

 

作者:全媒派,公眾號:全媒派(ID:quanmeipai)

本文由 @全媒派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這些阿三大大聲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