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品路線圖中,如何對需求進行排序

2 評論 1.5萬 瀏覽 59 收藏 14 分鐘

RICE/MoSCoW/Kano三種模型,教你如何對需求進行優先級排序。

之前寫過一篇文章描述產品經理的職責定位,里面提到過產品經理要有價值的評估能力。擺在我們每一位產品經理面前的第一要務就是分清產品需求的主次。

也許你會讓業務提供一份ROI,記得前不久參加過一場立項會評審,一位很有意思的小產品在會上講不清楚ROI,評審們要求會后重新梳理,小產品表達不要為難業務方干一些他們不擅長的事了。這個看似笑話的經歷,背后隱藏著價值判斷已經流于形式。

也許你會要求業務方直接給出需求優先級列表,把任務分為P0到P5,這樣的劃分除了按需求本質的優先級還同時考慮了開發資源、開發難度等問題。毫不夸張地說,我曾經拿到一張全是P0級別的需求清單,如果一切任務都是高優先級,那就意味著沒有優先級。

需求有時會戴上“高優先級”的面具,實際上就是擔心你不去實現它。

如何確定優先級是設計產品路線時常見的挑戰,如果你已經花費很大精力去做頭腦風暴、尋找改進的機會點和收集反饋,你會得到一個充滿好主意的產品演進路線。但是,你值得投入同樣多的精力去思考解決這些問題的順序,需要花時間去做好優先級排序。

為什么做產品路線圖的優先級排序如此困難呢?

原因數不勝數:

在實踐中,優先級劃分經常會比較隨意,甚至用戶經常會阻礙優先級的劃分,說所有的需求都是重要的,這就使得優先級劃分無的放矢。

  • 相比去做更普適的項目,做那些你最喜歡的、自己會用的產品更令人滿足。
  • 相比去做直接對你的目標產生影響的項目,把注意力集中在那些聰明有趣的主意上更有誘惑力。
  • 相比去做自己已經有信心的項目,去鉆研新的想法更令人興奮。(有些情況也可能反過來)

優先級劃分經常是“拍腦袋”的產物,沒有理由也沒有原因,它就是最高優先級。這樣的方法顯然是不正確的,你不必在腦海里空想這件事,有很多維度可以把需求優先級排列出來,下面我分享幾個對我影響較大的思考方法。

一、RICE帶你權衡成本之上的影響力

一個好的優先級排序框架可以幫助你用清晰的條理去思考項目里面的每個因素,并以嚴謹、一致的方式將這些因素結合起來。但是你可能很難找到一個能讓你以一致的方法去比較不同想法的系統。

RICE排序法確定了四個主要因素,并用一種方式將它們結合起來。四個因素分別是:Reach(接觸數量),Impact(影響程度),Confidence(信心指數)和Effort(投入精力)

1. Reach(接觸數量)

為避免因自己的使用習慣造成的偏差,請估計每個項目在一定時間段內會影響多少用戶。接觸數量用每個時間段的用戶數或事件數來衡量。這可能是「每季度客戶數量」或「每月交易數量」。盡可能使用產品指標的實際測量結果,而不是隨機去拍一個數。

2. Impact(影響程度)

要專注于那些能對你的目標產生可觀影響的項目,預估這個項目對個人產生的影響。影響程度難以準確度量。因此,我設置了一些選項來衡量:3為「巨大影響」,2為「高」,1為「中」,0.5為「低」,最后0.25為「最低」。我們在計算最后RICE得分時會乘以這些數字來按比例放大/減小。

選擇一個數字來預估影響程度看起來可能不太科學。但是別忘了它替代的是另一種估算方式:拍腦袋。

3. Confidence(信心指數)

有些主意非常激動人心但是并不明確,為了遏制住馬上去實踐它們熱情,在評估時請把信心指數考慮進去。如果你認為一個項目可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但沒有數據可以支撐,那么信心指數會讓你更有掌控力。

信心指數是一個百分比,我設置了另一種選項來避免決策癱瘓。100%是「高信心度」,80%是「中等」,50%是「低」。比這更低的信心指數都可以認為是「登月計劃」。對自己誠實一點:你的預估真的可靠嗎,有多少論據支撐呢?

4. Effort(投入精力)

為了迅速行動并且事半功倍,請估算項目需要團隊的所有成員(產品,設計和工程)的總時間。

投入精力的預估單位是「人/月」:一個團隊成員可以在一個月內做的工作。這里有很多未知數,所以我用整數來預估(一個月以下的任何事情都用0.5來預估)。不像其他的積極因素,需要投入更多的精力是一件「壞事」,它會作為整體影響力的分母。

一旦你完成了這些因素的預估,把它們合并成一個單一的得分,這樣你就能一目了然的比較不同項目的分數了。這是簡單的公式:

一旦最初的評分完成,排序你的項目表單,并重新評估。有沒有哪些項目的分數似乎太高或太低?如果是的話,重新考慮你的估算并做出調整,或者接受你的直覺可能是錯誤的。

在決定難以比較的項目想法時,RICE可以提供極大的幫助。它迫使你思考為什么一個項目的想法會產生影響力,并且誠實地估計為達到目標所需的努力。

二、MoSCoW給你必須滴選擇

一些失敗的產品,常常一開始便擁有很多功能,美其名曰“全面”,以全面來打入市場。最終卻是“樣樣做,樣樣差”。must have、should have、could have、won’t have模型。

這個模型是從MoSCoW法則派生出來的。

MoSCoW優先級排序法,是我在一次敏捷產品領導力培訓上學到的一個思考方式。Mo-S-Co-W,是四個優先級別的首字母的縮寫,再加上O以使單詞能夠發音:莫斯科。

  • Must have:必須有。如果不包含,則產品不可行。Must Have的功能,通常就是最小可行產品(MVP)的功能。比如微信的聊天信息、通訊錄、朋友圈。
  • Should have:??應該有。這些功能很重要,但不是必需的。雖然“應該有”的要求與“必須有”一樣重要,但它們通常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來代替,去滿足客戶要求。
  • Could have:可以有。這些要求是客戶期望的,但不是必需的。可以提高用戶體驗,或提高客戶滿意度。如果時間充足,資源允許,通常會包括這些功能。但如果交貨時間緊張,通常現階段不會做,會挪到下一階段做。
  • Won’t have:這次不會有。?最不重要,最低回報項目,或在當下是不適合的要求。不會被計劃到當前交貨計劃中。總的來說,“這次不會有”在項目討論階段,就會被去除。

所有要求看上去都很重要,但是如果交貨時間緊,“可以有”將第一批被刪除,“應該有”緊隨其后。

為什么要使用MoSCoW法則拆解任務?我們從互聯網產品開發的角度來分析,微信、支付寶、滴滴…這些成功的產品已經具備很多功能,但是最初它們是靠著簡單的核心功能(Must have)功能打開了市場。比如微信的語音信息、朋友圈,支付寶免費轉賬、付款,滴滴的打車功能。后來,他們都添加了琳瑯滿目的功能,但我們最常用的,還是那些最初的功能,正是最初的Must have功能吸引了用戶,滿足了用戶的痛點,培養了用戶。而一些失敗的產品,開發、運營團隊都苦不堪言,目標太多,時間緊,配置跟不上,團隊的注意力也都分散了。

三、Kano幫你找到用戶滿意度的決定因素

狩野紀昭(Noriaki Kano)將五種情緒反應可視化為圖中的曲線,其中,y軸是情緒反應,x軸是特征的成熟程度。情緒反應的強度由特征如何充分呈現和其成熟程度驅動。

1. 魅力屬性

當魅力屬性呈現時,會激發滿意和愉悅,但如果該屬性不包括在內,用戶并不會感到不滿。魅力屬性是意想不到的,解決以前未滿足需求的。發現這些類型的屬性,最好的方法是通過生成性研究。這些屬性是產生關于產品正面口碑的關鍵。

2. 一維屬性

這些屬性呈現的結果是滿意,而如果不呈現,就會導致不滿。屬性的成熟程度和情緒反應之間呈線性關系,主要針對于如易用性、成本、娛樂價值和安全性這樣的產品特征。

3. 必備屬性

這些屬性是顧客期望產品具備的。通過美化和提升必備屬性獲得情緒收益是有限度的。

4. 不重要屬性

用戶對不重要的屬性是猶豫不決的,他們根本不關心它們包含與否。這些屬性的投資回報率比較低。

5. 不需要的屬性

包含不需要的屬性會否定魅力屬性和一維屬性的積極影響。

Noriaki Kano從理論上推測了消費者對滿意度的感知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化。今天激發愉悅的屬性將隨著時間的推移,變為所有消費者的期望和要求。五種情緒反應中,魅力屬性曲線搖身一變成為了必備的曲線。

不管用什么方法,需求的優先級評估是產品經理的基本能力,用戶的耐心有限、研發的資源不足、商業的時間轉瞬即逝,做人做事要事第一。

 

作者:麒少,微信公眾號:了解閣

本文由 @麒少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3人打賞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我用的通俗點,就是“緊急且重要、緊急不重要、重要不緊急、不重要不緊急”

    回復
    1. 我也覺得,抽象到一定程度就是這四條,實際工作中決定優先級哪有那么多條條框框,還要先搞明白幾個英文縮寫?

      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