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藥品:處方流轉模式分析

0 評論 9956 瀏覽 18 收藏 12 分鐘

編輯導讀:文章從處方流轉模式的價值出發,對處方流轉模式的業務展開了詳細的梳理分析,并對處方模式的營收點進行了介紹,與大家分享,希望通過此文能夠加深你對處方流轉模式的認識。

從2005年,政策允許網上藥品交易(但只能銷售非處方藥),到如今互聯網+藥品的商業模式已經逐步發展至成熟階段(主要演變為四種:O2O、B2B、B2C、處方流轉),商業模式的成熟與市場的迅速發展隨之帶來的是一大批互聯網企業的加入,其中就有我現在所任職的公司。

我目前所在的公司業務主線為互聯網醫院建設,幫助醫院構建自己的云平臺,建設以實體醫院為支撐的互聯網醫院平臺,在互聯網+藥品領域的商業模式也以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模式為主。所以,基于自己的工作經驗,簡單介紹一下處方流轉模式。

01 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模式的價值

處方流轉非常適用于醫院自建的互聯網醫院模式,同時,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模式具有天然的自身優勢:

  • 作為患者來說,患者相較于企業型互聯網醫院更加信任醫院建設的互聯網醫院平臺,同時互聯網的模式大大節約了時間,就醫體驗得以提升,所以患者購藥考慮的第一渠道多以實體醫院建設的互聯網醫院平臺為主。
  • 作為醫院來說,醫院擁有線下每日數千的就診人次,數千萬的資金流水,互聯網醫院作為醫院的線上模式,首先獲取到的患者流量為線下的大量患者,將部分線下慢性病患者轉化至線上,可相對疏散院內就醫流量,減低實體醫院的診療流量壓力。同時,院內處方通過流轉平臺外流至三方藥店或醫藥電商,可有效降低“藥占比”。
  • 作為政府來說,通過互聯網模式優化醫療資源利用效率,可達到便民利民的效果。同時,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更加容易監管,醫院有雄厚的積淀和規范的管理,使處方流轉的發展更加規范化。跟醫保的對接上,醫保局也偏向于向實體醫療機構開放醫保線上脫卡結算的準入資質,通過醫保接口對接的方式實現醫保直付。

以上為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模式的優勢,但同時也具有一定的劣勢:

  • 建設處方流轉模式的互聯網+藥品對信息技術和市場運營會有更大的需求,而這個需求正是實體醫院的劣勢,所以醫院會采購第三方服務廠商,利用互聯網企業來建設互聯網醫院平臺和運營體系,通過第三方廠商,整體的建設質量和效率會有大幅提升。

02 處方流轉模式業務介紹

醫院主導的處方流轉模式從整體的業務流程上來分析,主要有以下幾個關鍵因素:

1)與院內信息系統集成,形成診療服務閉環。

2)電子處方合法合規,受監管部門監管。

  • 處方流轉監管;
  • 處方真實性監管。

3)支持線上購藥、配送到家,主要分為以下環節:

  • 處方流轉。
  • 藥品支付-醫保直付。
  • 藥品配送。

接下來,具體分析下這幾個關鍵因素。

1. 與院內系統集成,形成診療閉環

從處方來源上來說,可以分為線上處方和線下處方:

  1. 線上處方指的是復診患者通過互聯網醫院平臺申請問診服務后,執業醫師在線開立的在線處方。
  2. 線下處方指的是患者在醫院面診,診斷后醫生在HIS工作站開立的處方,處方數據將存儲在院內HIS系統中。

兩種來源的處方都可以通過處方流轉平臺進行流轉,所以院內HIS的處方需要通過對接接口的方式將處方同步至處方流轉平臺。

同時,線上開立的處方,同樣需要通過接口的方式同步至HIS,回寫處方信息、配送狀態、有效期、批號等信息。

主要原因在于:

  1. 互聯網醫院作為醫院的線上模式,所產生的醫療數據以醫院為主體,醫院需要線上開立的處方回傳至HIS進行統一管理,醫院信息科對線上業務產生的信息流進行監管。
  2. 互聯網醫院藥品產生的營收也是作為醫院的收入來源之一,由醫院財務處進行統一匯總,醫院財務處需要對線上業務產生的資金流進行監管。

所以,目前多數互聯網醫院業務是線上與線下業務的融合,與院內HIS系統的集成可以支撐互聯網醫院業務的進行。所以與院內HIS系統集成后,處方流轉的信息流以及資金流可以形成閉環。

2. 電子處方合法合規,受監管平臺監管

電子處方的合法合規是非常重要的環節,前幾天筆者在體驗使用企業主導的平臺型互聯網醫院進行線上購藥時,平臺秒開處方,瞬間藥師審核,這種便捷高效的就醫體驗下,對處方的安全性是否可靠產生了深深的疑問。

所以,電子處方的流轉過程需要受到監管平臺的監管,同時對處方的真實性進行監管。

實現監管的完善,不僅需要平臺對處方流轉進行監管,同時處方流轉平臺需對接省級監管平臺,對不合規的電子處方進行預警與監管。

處方流轉的監管:

  1. 處方信息以及簽名信息。
  2. 處方流轉各環節信息。
  3. 處方流轉狀態信息。(什么時間流轉到了哪里)
  4. 處方藥品信息。(廠家、批次、編號)

處方真實性的監管:通過CA加密確保處方每一次流轉的安全性、真實性。

處方偽造的方式主要是偽造醫師、藥師簽名,所以為確保處方真實性,平臺開具出的處方需要具有醫師簽名,處方流轉至院內藥房、社會藥店、醫藥電商后,患者憑處方購藥需要具有藥師審核處方后的簽名。同時為了防止偽造簽名,醫師、藥師需要在平臺進行身份認證,使用CA簽名,保證處方的安全性、真實性。

3. 支持線上醫保購藥、配送到家

患者收到處方后,接下來就是患者購藥、配送到家,大體分為處方流轉、藥品支付、藥品配送幾個環節。

第一環節:處方流轉環節

處方流轉的環節,通俗來講,處方流轉就是患者選擇購藥渠道,患者從哪里購藥?

  • 從院內藥房?
  • 從社會藥房?
  • 從醫藥電商?

患者具有主動選擇權,選擇購藥渠道后,處方流轉至對應的渠道。流轉的過程其實是數據的流轉:處方流轉平臺將處方信息下傳至購藥渠道,購藥渠道實時庫存同步,將核銷信息上傳至處方流轉平臺

第二環節:藥品支付環節。

藥品支付的環節,處方流轉至藥房、藥店、醫藥電商后,患者可進行線上支付,線上支付的環節非常關鍵。

  • 是自費還是醫保支付?
  • 是醫保個人部分支付還是醫保統籌?

實現藥品醫保脫卡結算需要依托政策,目前政策一路綠燈,脫卡結算也會陸續在各個地區開放。原有“以卡為準,斷網結算”的實現方式不能進一步方便參保人員的就醫結算,無法支持互聯網線上醫保結算,也無法支持手機電子就醫憑證。北京市將會在2021年1月1日全面實現醫保脫卡結算,切實解決患者的購藥無法線上醫保直付問題。

無法支持線上醫保直付一直是患者在互聯網購藥的一個痛點,所以醫保脫卡結算的實現可真正解決患者的這個患者痛點,也是患者流量的一大切入點。

第三環節:藥品配送環節。

患者支付藥品費用之后,患者可以選擇自取或者是配送到家,目前市面上擁有藥品配送資質的物流公司很多,藥品作為特殊商品,對配送是要求具有時效性的。同時,物流公司針對藥品配送也是由專門的配送人員配送。

專門的配送人員與快速的物流速度對應的則是運費價格的整體偏高,偏高的價格會讓患者難以接受,所以醫院選擇物流公司應該要具備藥品配送資質,同時以配送快、運費低為選擇標準。

03 處方模式的營收點

互聯網診療服務規范禁止線上藥品回扣、處方提成等行為,所以目前處方流轉生態產生的運營收入為主要盈利點,其它收益點為系統的IT建設費和維護費用。

根據中康研究院數據,中國處方藥市場規模達到上萬億元,醫院作為處方藥銷售的主要渠道,占據80%的市場份額,如果考慮處方流轉平臺三方廠商收取5%-10%作為運營收入,那么市場規模將達每年上百億,處方流轉的平臺運營帶來的可觀的收益,勢必帶來互聯網廠商的紛紛嘗試。

無論是哪種嘗試與改變,始終應該立足患者服務,保證安全和質量,不忘初心。

 

本文由 @信手斬龍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作者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CC0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目前還沒評論,等你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