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協作,國外設計大神是這么思考的

2 評論 2403 瀏覽 6 收藏 14 分鐘

導語:隨著互聯網行業的發展,設計工具和技術不斷迭代,協作方式取得了非常大的進步。今年,因為遠程辦公的普及,線上協作成為了一個熱門話題,在帶來便利的同時,也帶來了許多困擾。作者結合實際工作經驗,指出了熱門線上協作工具的問題所在,給出思路,帶領讀者深入思考協作的意義,探索更加合適的協作方式。

是的,這是會引發爭議的文章之一,如果你是 Figma 的超級粉絲,可能你現在就想向我扔石頭了,對吧?但請稍等一下,先聽我說。

01 協作是…

當我從 90 年代末開始設計職業生涯時,協作僅代表著某人坐在你背后,用手指著笨重灰色 PC 的屏幕說:“把它移到這里!” 然后緊接一句,“不對,移得太過了……”

而他的手指每戳一下,我們的陰極射線管顯示器(CRT,Cathoderaytube)都會在對應的地方留下手指的污跡。因此顯示器越臟,就認為某人收到的反饋意見越多。你幾乎可以將屏幕上的每個指紋稱之為現代的 “Figma 評論”(協作小伙伴留下的備注痕跡)。

但在那之后,協作方式取得了更大的進展。設計工具得到發展,從僅使用 Adobe 的時代,到最初的 Sketch,然后是 Figma,現在的設計工具已經向設計師展示了全新的工作方式。

在紙上,三個人做一個三明治可能是個好主意

在現代,協作是一個熱門話題。某種程度上它被認為是 “最先進” 的發明之一。

幾乎每個和我交談過的 Figma 用戶都會說,他們更喜歡 Figma 的原因是它具有出色的協作功能。但我覺得 Figma 之所以會受到大家的追捧,更多原因在于它的 免費計劃 以及 Sketch 軟件對操作系統的限制(Sketch 僅適用于 Mac),但我也理解為什么沒有多少人愿意承認這些原因。

他們甚至將協作作為 Figma 官網上的主要營銷內容。

Figma 官網的頭圖,傳遞了協作的概念(https://www.figma.com/)

02 如何展示協作性?

我不認為上面那張圖是展示協作的正確方法。

為什么呢?

我們可以再看一下上面的圖片。四個人將不同內容拖到統一畫布上的行為并不是協作。這屬于 委員會設計 類型中的最糟糕的一種,甚至不應該再將其稱為設計。

(委員會設計(design by committee)是貶義詞語,是一種反模式,是指設計項目中有多人參與設計,而且沒有一致的計劃或是看法。委員會設計屬于民主式的設計,這和 design by dictator 獨裁式設計(或專制設計)相反,后者是由專案負責人決定其設計。獨裁式設計在最終設計中不考慮成員的意見,由專案負責人負專案成敗的責任。)

我問了一些有深度使用 Figma 的大型團隊,他們也不認為團隊是像上圖所示的那樣使用該工具(各抒已見,沒有統一的管理和決策)。

03 客戶促成 “改變”

我們通常使用 Sketch 進行工作,但如果客戶選擇用 Figma 啟動項目,那這些項目也將在 Figma 中完成。

最近有位客戶要求能夠編輯我們創建的 Figma 文件,我們很不情愿地妥協了,而接下來發生的就是典型設計師的噩夢了。

首先,他們意識到可以在文件中看到設計師在工作中實時出現的光標,因此他們早上登錄后就連續幾個小時追蹤設計師的工作,直到我將他們踢出了文件協作。

這其實就是 老板整日站在你身后并確保你沒有摸魚的微縮管理版本。想象一下,每次打開微博或朋友圈時,背后都有一個鞭打你的鞭子。

“這也太棒了吧!我們可以實時地看到他在工作!”

那位特定客戶其實對 Figma,還沒了解到知道實際怎么使用的程度。他的目的只是希望能夠自己更新線上頁面的副本。(客戶希望加大項目參與度和掌控感,隨處標記自己的修改意見,掌控設計師工作的進度)

然而實際的大部分情況,他們總是會不小心將整個模塊移入或移出了畫板,然后就破壞了整個設計。

04 協作最重要的部分在于何時結束協作?

針對上述問題的快速解決方案是 —— 僅在完成文件處理后才允許查看文件。但是,當文件處理完成后再開放權限,引發的設計師噩夢也并不罕見。

我四處詢問后發現,那種 “監視你的一舉一動” 的微管理技術使周圍的設計師感到非常受挫。

而且,當許多人在同一屏幕上(尤其是遠程)工作時,還存在潛在的混亂問題。鑒于每個人工作方式都不一樣,并且絕對會 以自己的方式推動設計,因此這種云端工作方式也是絕對不可取的。

想象一下 Amy 將每個人的背景色更改為她喜歡的顏色。

05 人們如何真正地開展協作?

實際上真正在用協作功能時,人們的協作方式是完全不一致的。首先,最好的功能是擁有一個始終同步備份的 “可靠源文件” 文檔。在 Sketch 中,我們選擇 Dropbox 實現這件事。在其他人加入協同前,我們總是 確保文件已經被保存且關閉,再允許下一位同事進行操作。

顯然,消除 “未實時備份” 的問題才是良好協作的巨大優勢,這一點應予以強調。你必須 確定文件始終是最新版的,即使創建文檔的人去度假或辭職了也應是如此。

任何人都可以 簡單地加入并接管。整個設計始終保持同步。難怪 Sketch 也介紹了自己的這一優勢,對我而言,這部分是整個 “協作” 中最具突破性的部分。

我曾經和一個較大體量的團隊交流過,據說,他們通常最多 支持五位設計師在同一個項目中,但 一般同一頁面上只會有一位設計師。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每個人都會分配一個屬于自己的畫板,用之前已商定的統一設計組件庫進行設計。

同樣,如果沒有統一的設計組件庫,這將導致混亂和困惑,使每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設計元素(故意或忘記一些關鍵準則)。畢竟,我們大多都只是普通人類,通常比較健忘,特別是對于細節。

設計庫(或“系統”)可以通過協作解決此問題,給出一個統一的標準

但是,即使有嚴格規范的約束,團隊內的設計師們仍然需要在會議上討論進度和問題,統一在屏幕上觀看設計經理對設計進行的調整(項目組內的設計師一同觀察設計經理的操作)。

雖然可能仍然不是理想的方式,但是相較而言會好很多。

設計者可以看到評論,但是客戶看不到設計者正在工作,也無法跟隨光標

06 評論也是協作

另一個很棒但尚未凸顯的示例,是 在設計中保留上下文注釋。當然,幾年前 InVision 便開始使用這種方式,但目前我們仍必須瀏覽 Web 上的注釋,然后返回 Sketch 進行更改,再使用 Craft 進行同步。

(Craft 是適用于 Sketch 和 Photoshop 的插件,可幫助優化你的設計過程。通過 Craft Manager 管理插件,可輕松進行更新)

Craft 協作操作頁面展示

在設計工具中 顯示的注釋將跳過額外步驟,只展示關鍵信息,幫助你更加輕松地在工具內即刻回復質疑與修改校正。最終,節省了你大量的時間。

完美收集反饋的流程

但是,當添加評論時看到設計師為 “在線編輯文件” 的狀態時,會使客戶或利益相關者不自覺開始進行微管理,并產生再次跟隨光標的行為。

添加評論的理想方法是 創建一種與協作分開的 “反饋” 模式。在這種模式下,你只能留下評論,但看不到任何人的光標。如果設計人員進行了一些更改,他們仍然可以實時在畫板上進行更新,但是它使審閱者可以專注于評論,而不是查看忙碌的蜜蜂在移動的矩形。

每個人在不同 “頁面” 上完成的實際設計工作,而不是每個人都在同一畫板上工作

07 溝通問題

我認為主要問題不在于協同功能本身(盡管它們確實需要一些改進),而在于它們的呈現方式。

從市場營銷的角度來看,向人們展示在同塊畫板上一起工作當然更具吸引力,但在現實世界中這沒有任何意義,并且可能會給經驗豐富的設計師帶來 “不良影響”。

因此,這些工具應該改變之前對協作的理解,專注于展現這些能力:

  • 保證唯一的正確的設計源文件
  • 能夠輕松反饋和評論
  • 使用統一組件庫,分別在獨立頁面上工作

以上所有甚至其他小功能,都要比在屏幕上展示四個人同時在移動四個模塊,能夠更好地進行工作協同 。因為在現實中,你無法期望四個不同人的思維,能夠達到我們想要的那種同步程度。我們都是不同的、且獨一無二的個體,有自己的做事方法。所有這些使得這種(同時進行操作的協作)協作看起來像機器人般毫無生氣,并且在實際項目環境里容易產生混亂。

 

原文:https://uxdesign.cc/this-is-not-collaboration-b40d997f9157

作者:Michal Malewicz

譯者:孫晨宇;審核:徐曼鷺、張聿彤;播客:張聿彤;剪輯:金蕾

本文由 @三分設 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題圖來自Unsplash,基于 CC0 協議

給作者打賞,鼓勵TA抓緊創作!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
評論
評論請登錄
  1. 一語中的,應該對畫板設置實時的權限管理請求制度,編輯與審閱分離。早就不爽了!

    回復
  2. 飛書做的不錯

    回復